民族歌剧《洪湖赤卫队》:一艘驶向美好未来的“船”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刘一飞
民族歌剧《洪湖赤卫队》:一艘驶向美好未来的“船”

[导读]七一前夕,国家大剧院版歌剧《洪湖赤卫队》再次在国家大剧院上演,这是该版剧自2012年重排以来第六轮演出了。歌剧《洪湖赤卫队》首排于1958年,1959年10月作为湖北省向国庆十周年献礼剧目首次进京演出,一炮而红。

文/刘一飞

七一前夕,国家大剧院版歌剧《洪湖赤卫队》再次在国家大剧院上演,这是该版剧自2012年重排以来第六轮演出了。歌剧《洪湖赤卫队》首排于1958年,1959年10月作为湖北省向国庆十周年献礼剧目首次进京演出,一炮而红。随后,在全国各地演出中,深受广大观众欢迎和喜爱,常演不衰,成为了中国民族歌剧的瑰宝。2012年,国家大剧院邀请著名艺术家张继钢领衔国内一线艺术家创作团队,对歌剧《洪湖赤卫队》进行了重排,创作团队以立足时代、聚力创新,突出思想性、艺术性为创作宗旨,以匠心精神打造精品,重排后在国家级艺术殿堂——国家大剧院多次上演,可见其影响力和艺术欣赏性非同凡响。

体现了创新性。对留存于国人心中半个多世纪的经典剧目《洪湖赤卫队》进行重排,如同在前人开辟的道路上再树立新的里程碑,不仅考验创作团队的胆量,更考验创作团队的智慧。诗文随世运,无日不趋新。创新是文化艺术的基因,更是文化艺术的生命。没有创新,就不会产生高质量的作品,作品也不会有强大的生命力。如何守正创新、传承经典,破解时代之问,在当时给创作团队带来了挑战和压力。创作团队接到任务后,以“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理念和追求,尊重、理解认识经典,先学习经典、后拒绝经典、再创造经典,以创新求突破。所谓艺术创新其实就是突破,就是确立新的理念、求得新的发现、选择新的角度、进行新的整合、构成新的语言陈述方式,形成新的品格。对此张继钢导演更有自己深刻的理解和把握,他认为,无论如何,经典没有指引后人重复和仿旧,而是指引人们开拓和创新,建树新的艺术坐标。在此思想认识下,创作团队未因打造经典而复制“经典”,而是自辟新路。那么,有什么办法能够找到在舞台上更本质的主题思想揭示和更具时代性的艺术表现,并时刻告诉观众,这是发生在洪湖岸边的故事,创作团队从让舞台整体说话、让人物说话、让歌说话、让美术说话、让灯光说话等几方面创新和突破。比如在舞台的设计上,一改传统风格,当观众走近剧场,看到的舞台不再是大幕而是船帆,船帆上映照着荷花,台口左右自上而下悬挂着数根十几米长的船帆缆绳并一直延伸到观众席里,而且在全剧演出中始终存在。伴随着序曲《洪湖水浪打浪》的优美旋律,数名赤卫队员在观众席用力拉动缆绳,大幕“船帆”一层一层向上卷起,形成了巨大而单纯的核心视觉形象,寓意着这个故事发生在洪湖岸边,寓意着这是一艘乘风破浪的航船。正因有了诸多方面类似这样的创新,使得该经典剧焕发出了新的魅力。

紧扣了时代性。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不同历史时期的人们对文艺和美的内在诉求有所不同,这就构成了文艺创造活力充分涌流最重要的条件。“为时而著”,倾听时代的足音,呼吸时代的空气,把握时代的脉搏,让自己的心合着时代的节奏一起跳动,真正用心去感悟时代、体验时代,为时代而唱,是艺术家的责任和使命。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需要有更加贴近和反映新时代生活的优秀作品,用新时代声音讲好中国故事,用新时代审美演好中国故事,创造出属于新时代的艺术标志。歌剧《洪湖赤卫队》里的故事发生在位于湖北洪湖地区,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这里曾是著名的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中心,被称为两湖人民的“革命摇篮”。早在1925年,洪湖沿岸人民就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奋起斗争,此后在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影响下,更掀起了汹涌澎湃的革命风暴,成立了以周逸群、贺龙、段德昌等为代表的湘鄂西党组织,领导当地的土地革命、游击战争,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辉煌一页。故事发生至今近百年,歌剧《洪湖赤卫队》首演至今也有60多年了,回望历史、传播演绎经典,不是重复历史、重播经典。剧中的著名唱段《洪湖水浪打浪》《没有眼泪没有悲伤》《看天下劳苦人民都解放》等成为半个多世纪以来刻录于国人心中的集体记忆,真可谓剧因曲而强、曲因剧而兴,剧与曲珠联璧合、相映成辉。为了更好地用这些歌曲抒发情感,让舞台艺术与现实碰撞,与时代呼应,产生最动人的力量。重排时,主创人员对全剧音乐原作重新配器改编,围绕该剧音乐主题创作了大量的间奏曲,创作了序曲合唱、改编并重新配器重唱、独唱和尾声音乐等,特别是在和声处理和音乐织体表现上,在高科技助力下,更加立体、饱满、丰厚、现代,并始终伴随人物道白从不间断,形成了国家大剧院版《洪湖赤卫队》特有的艺术品质和时代特色,使之更具歌剧本体,传播方式也更富时代感,拉近了艺术与受众的距离。

突出了思想性。一部优秀的文艺作品,一定有很强的思想性。就《洪湖赤卫队》整部剧而言,其主题思想是坚持党的领导,反映的是一支赤卫队在党的领导下,经过与敌人艰苦、复杂、曲折的斗争不断成长壮大,从而歌颂党对革命事业的领导作用。国家大剧院版《洪湖赤卫队》把“船”作为艺术语言贯穿全剧,通过“船”来表达这一主题思想。从序曲的“船”到第一场、第二场……一直到尾声的“船”,尽管所处背景不一样,但一直呈现在那里,服务于剧情。观众看到这艘船就会情不自禁地联想到100年前浙江嘉兴南湖的那艘船,她承载和担负着中华儿女的希望和梦想,她是天下受苦受难群众的“主心骨”,她是劳苦大众的依靠。就剧中人物而言,都有鲜明突出的个性和丰富的内心世界。在重排前,张继钢导演仔细研读剧本,反复观看和分析该剧过去演出的录像,发现人物形象性格不够鲜明。能看见英雄,却看不见丰富的人性;能看见正确的“思想概念”,却看不见复杂的内心活动。人物表现多少有些扁平而不够立体,有些僵硬呆板而不够鲜活生动,这有剧本的原因,也有演员理解角色的原因。对此,重排时着力挖掘和把握人物的个性,体现思想伟力。比如对韩英的理解和把握,首先韩英是洪湖赤卫队的党支部书记,这是她在剧中的基本角色定位,但她在组织面前是中共党员,在县委领导面前是部属,但她在乡亲们面前是苦孩子、是主心骨,在母亲面前是女儿,在刘闯面前是同志、是领导,也是相爱的人,在秋菊面前是同志、是领导、是伙伴、是姐妹,在张副官面前是战友,在叛徒王金标面前是领导,也是王出卖的最有价值的人,在彭霸天面前是你死我活的仇人。可见,韩英是一个书记、同志、战友、女儿、恋人、乡亲、姐妹的复合体,因此,扮演者在演韩英时注意其身份角色的转换,根据不同的身份地位较好地塑造了形象,体现出了每个角色的内心世界和鲜明的思想性格,避免了千人一面或虚假不真实的现象,有血有肉地感动观众。

展示了艺术性。艺术创造不是重复性劳动,而是创造性的智慧。要成为一部好歌剧,艺术性是第一位的。大到主题思想的创造和表现,小到一束灯光的设计或一件道具的使用、一句台词等,都体现着艺术性。比如,戏剧舞台表演的灯光设计不只是为了照明,可以是“语言”,可以是场景的地点、时间描绘,可以是情节变化的描写,可以是人物内心的渲染,也可以是形象性格的刻画。在该剧重排过程中十分注重艺术创造,该剧第一场彭府门前的那一对石狮子,当彭府是赤卫队队部时,红旗招展,灯光通亮,这尊石狮子也一身正气高大威猛。当赤卫队撤退转移后,空荡荡的舞台上人去楼空,一切都静止了,连音乐也静止了,这时只有灯光在“说话”,灯光由通亮转幽暗,直至留下一束微弱的深蓝色灯光聚射在石狮子的脸上,这时的石狮子呲牙咧嘴阴险狡诈,灯光使石狮子由善变恶了,而且还成为场上唯一的“人物”。彭霸天带着家丁回来了,他首先跑到石狮子跟前,呲牙咧嘴地抚摸着同样呲牙咧嘴的石狮子哭了起来,像对亲人一样对石狮子说道:“占魁回来了,我彭占魁又回来了!”他由哭变成恶笑,再变为大笑,石狮子脸上的灯光闪烁和颤抖,仿佛也在恶笑。艺术的本质不在于模拟生活的表象,而在于个性和心灵的表现。在原剧中,韩母交给韩英一把刀,说:“这把刀是你爹留下来的,别忘了给你爹报仇啊!”而后韩英把刀送给了刘闯,从此,这把刀再无下文,显得不够严谨连贯,略有缺憾。重排时对“刀”这个特殊道具做了艺术的处理,先交待了“刀”的由来,再赋予“刀”使命,最终其完成了使命,让它真正为韩英的爹报了仇。通过这样的处理表现出了艺术结构的严谨性和完整性。

国家大剧院版歌剧《洪湖赤卫队》是文艺工作者们用时代审美的利刃雕琢出的新时代的艺术珍品,让往日的经典拂去历史尘埃,在守正创新中放射新的光芒。正如该剧舞台设计的那艘大船一样,她承载着“看天下劳苦人民都解放”的红色精神,传颂着“共产党的恩情比东海深”的壮美史诗,并将驶向更加美好遥远的未来。

责任编辑:张晓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