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福田听名家讲座 音乐人赵小源在深圳"追忆青春"

来源: 紫荆网 
到福田听名家讲座 音乐人赵小源在深圳

[导读]紫荆网10月26日报道:10月23日,“到福田听名家讲座”迎来著名音乐人、词作家赵小源,在深圳福田区艺文儿童文学院作题为《追忆青春——校园民谣回顾》讲座。

讲座现场。

讲座现场。

紫荆网10月26日报道:10月23日,“到福田听名家讲座”迎来著名音乐人、词作家赵小源,在深圳福田区艺文儿童文学院作题为《追忆青春——校园民谣回顾》讲座。“到福田听名家讲座”是福田一个系列人文讲座品牌,面向大众,传播新知,引导青少年“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由中共深圳市福田区委宣传部、深圳市福田区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主办,深圳市福田区艺文儿童文学院承办。

赵小源是中国流行音乐的见证者、亲历者与开拓者,参与推动了中国流行音乐的发展,他是校园民谣始作俑者之一。赵小源曾获得中国流行歌坛最高荣誉奖——十年流行音乐杰出成就奖,他创作的由于文华、尹相杰演唱的《天不下雨天不刮风天上有太阳》曾获北京音乐台十大金曲奖。他先后策划制作了艾敬、于文华、尹相杰、江涛等歌手的数十张唱片及数百首单曲。1983年任国家广电部中国唱片社音乐编辑,后加盟香港大地唱片公司,制作歌曲一千余首,创作歌词三千余首。与著名音乐人三宝的长年合作被音乐界称为“黄金搭档”。赵小源还是一位作家、诗人,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等发表小说、诗歌、散文、文艺评论一百多万字。

在讲座现场,赵小源深情回顾校园民谣的发展历程。校园民谣是一个美丽的故事,或者是感伤。那是1993年初夏,赵小源正式去大地唱片上班。公司在西单华威大厦12层开着数间房,办公条件近乎奢华。

“上班第二天,公司音乐总监黄小茂喊我去他办公室,他桌上堆放了一大摞破旧磁带。小茂以他惯有的慢慢悠悠的口吻表达他的意思:他想做一张属于大学生的唱片,小样里的每首歌都是大学生们自己创作自己弹唱对着最普通的家用录音设备录制的,千奇百怪的嗓音,嘈杂不堪的噪音,业余如白开水般的演唱,其中最不堪忍受的是无处不在的跑调。做音乐的人听没有音准概念的演唱就好比读书人捧着一本十之八九都印着错别字的小说。几十盘磁带,三百多首小样,我大概总共听了三整天。但我惊奇地发现,在成堆业余平庸的作品里,时不时就冒出一两首让你眼睛一亮的旋律,看来这份罪并不白受。”

赵小源回忆起有一天,小茂说约了几位学生,下午来公司聊聊。“于是我第一次认识了高晓松、沈庆、郁冬和金立。为了给编曲者们一个可以正常工作的旋律小样,公司决定把所有选中的歌曲录成干干净净的样带。我联系了广电部一个既不错又便宜的录音棚,于是,一个后来在这件事中很关键的人物老狼出场了。同高晓松他们一样,老狼也并非在校生,他正在一家公司顶着王阳的真名做技术员。”

赵小源说:“小样录毕便是案头。我写了好像数千字的企划文字,并罗列出校园歌谣、校园民歌、校园民谣三种名字让大家挑选定夺,所幸最后拍板定下校园民谣,字里行间透着风花雪月的诗意,而校园歌谣太儿童,校园民歌太老土。之后,小茂便开始约见编曲者。三宝、张卫宁、林海、陈劲,无论谁,小茂始终刻意重复一句话:主要是乡琴(木吉他)。事后证明,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决策,乡琴的主基调使得尚未出笼的校园民谣必将与当时市场上所有的歌曲风格迥异。再加上口琴、长笛、钢琴这些很不MIDI化的特色乐器,这张唱片在品质上首先站稳了脚跟。

“后来在办公室听缩完的成品,尤其喜欢《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青春》和《流浪歌手的情人》,但不知为什么,还是怀念一开始听老狼、金立弹唱的日子,是否更留恋那种面对面的感觉?说不清楚。那段日子里我太多的想起自己在校园里那些渐渐远去却永不退色的青春,一次次感慨,一次次感动,一次次感伤,一个人无论在怎样的状态里,他能拒绝感动吗?他敢说他不需要美丽的感伤?

“校园民谣I,公司发行部门的人说已经发出两三万盘,没多大动静,两个月之后,突然各地开始追加订货,突然街头巷尾都在传唱《同桌的你》,突然库里没货生产断档了,突然就一鼓作气发了六十万盘,六十万盘是我确切知道的正版数,我不能确切知道的是盗版数,我只知道盗版远比正版多。再加上蜂拥而上的追风者效仿者,一时间只要沾上校园沾上民谣就卖钱,整个社会一下子都跟自己的青春干上了。

“校园民谣I的成功直接造就三个人的大红大紫:高晓松、老狼、黄小茂。校园民谣I正走红热卖时,公司已开始着手校园民谣Ⅱ,并决定由我担任制作人。本来歌与歌手都是现成的,比如早就买断的《冬季校园》、《关于理想的课堂作文》等四首歌都是按照老狼的音域风格给他留着的。校园民谣Ⅱ依然卖了几十万,但我却高兴不起来,等到刘畅做校园民谣Ⅲ时,校园民谣已经成了我们的一个玩笑。当时的情况是,打着校园民谣旗号的滥品臭遍大街已经离死不远了。校园民谣Ⅲ的主打歌是我和洛兵写的《情感往事》,三宝编曲。正如我们预料,或者说正如我们预谋,校园民谣Ⅲ无论从发行量还是影响力都彻底死定,蒋梅后来与大地解约去主持电视节目了。大地后来也慢慢走下坡路,虽然与此事无必然联系。不管怎么说,我们终于完成了对校园民谣的‘谋杀’。”

事隔多年,在深圳温暖的秋天,赵小源颇为感概:“校园民谣走远了,青春走远了,可是,追忆青春所换回的感动与感伤将伴随心灵之侧。每个人都将走过青春,那么,每个人都有权利获得属于他的那份美丽。”

著名童话作家、画家周艺文说:“深圳是一座年轻的科技、时尚、未来之城,赵小源老师的到来给深圳的朋友们带来了激情与想象,相信深圳给赵小源老师的音乐创作带来新的灵感。”

著名诗人、评论家周瑟瑟说:“校园民谣是一代人的青春记忆,伴随了我们的成长,一些经典歌曲在我们生命中留下了永不磨灭的烙印。赵小源这一代音乐人具有浓厚的人文理想,虽然人到中年,依然保持了音乐创作活力,不断有新的作品推出。音乐在青春、成长与生命中流动与变化,唯有对生命的爱永远不变。”

参加讲座的刘朝霞说:“虽然校园民谣流行的时代已经过去,但青春回忆永远珍藏在每个人的心底。感谢赵小源先生带来的精彩讲座。”

在讲座现场,赵小源与深圳的观众进行了热烈的互动,让深圳观众受益匪浅。赵小源除了回答关于校园民谣,以及流行音乐的相关问题,还就青少年如何学习音乐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与探讨。赵小源强调,音乐在孩子的成长中会起到很好的作用,但不必一定要每个孩子都走上音乐之路,兴趣与爱好是最重要的。他建议家长让孩子听孩子喜欢的音乐,父母可以营造出一个音乐的生活空间,让孩子生活在音乐的氛围中。

著名童话作家、画家周艺文致欢迎辞。

著名童话作家、画家周艺文致欢迎辞。

著名诗人、评论家周瑟瑟主持讲座活动。

著名诗人、评论家周瑟瑟主持讲座活动。

赵小源与深圳部分观众合影。

赵小源与深圳部分观众合影。

责任编辑:易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