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生民乐》在上海音乐厅开启首轮驻场演出

来源: 文汇报 
《海上生民乐》在上海音乐厅开启首轮驻场演出

[导读]“演艺大世界”再推重磅演出,20日晚,上海民族乐团国风音乐现场《海上生民乐》在凯迪拉克·上海音乐厅开启为期23天的首轮驻场演出,呈现海派民乐的国潮风范和当代表达。

原标题:在“光音的故事”中,《海上生民乐》开启首轮驻场演出

“演艺大世界”再推重磅演出,20日晚,上海民族乐团国风音乐现场《海上生民乐》在凯迪拉克·上海音乐厅开启为期23天的首轮驻场演出,呈现海派民乐的国潮风范和当代表达。

当晚,“光音的故事”——大型3D Mapping墙体秀在音乐厅西侧“艺术之墙”首秀,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下着秋雨的申城夜空,被这座91岁建筑身上流动的光影和音符照亮,“国际风范”与“东方神韵”交融,成为彰显城市软实力的闪亮名片。

全新登场,秀出唯美“国潮范儿”

作为上海民族乐团近年来演出率最高的经典品牌,《海上生民乐》自2016年首演以来已上演80余场,代表上海向世界展现中国音乐。此次驻场版《海上生民乐》在延续海派民乐当代气质和国际表达的同时,为演出注入了科技感和未来感,全方位秀出唯美“国潮范儿”。

八首风格多元的原创作品经过重新创编,包含中国文化意象或精神。比如手碟与尺八带来《水行》,展现“上善若水”的哲学奥义;古筝独奏《墨戏》尽显中国书法的气象万千;一曲《酒歌》琵琶联袂京剧,诉尽霸王项羽的柔骨豪情……演奏家们的二度创作则让作品体现出完全不同的个人特色,比如唢呐与电声《穿越》有洒脱震撼的摇滚风,也有帅气炫酷电音范。“观众如果想看到更多青年民乐人丰富的创造力和表现力,可能看一场还不够。”上海民族乐团团长罗小慈说。

驻场版《海上生民乐》总导演马俊丰介绍,演出在以音乐为核心的基础上拓展其他表现形式,帮助音乐家建立“角色”。“为了展现《山水》的主题意境,我们选择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让音乐回归山林,突出人与自然的古老主题、中国‘天地人和’的哲学观念。而在《墨戏》中更是根据音乐情绪的起伏设计选取不同的书法素材。”多媒体视觉导演毛翘楚通过音乐与多媒体画面的交互融合,为观众打造中国艺术的视听盛宴。比如乐音舒缓轻柔时,选用北魏碑刻《张猛龙碑》,潇洒古淡,奇正相生;激昂酣畅时,配合张旭的狂草《古诗四首》,洒脱不羁,快意磊落。

驻场版《海上生民乐》的舞美和服装设计同样颇具巧思。舞美设计胡佐以“流水”为灵感,展现中国民族音乐的源源不绝。为了充分展现传统民族乐器的文化底蕴,服装设计董桂颖着力展现历史的厚重感和中国文化的国际化、时尚化表达。

音乐厅墙体光影流动,照亮申城夜空

作为上海音乐厅整体文旅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光音的故事”——大型3D Mapping墙体秀由上海大剧院艺术中心指导,幻维数码参与制作,通过序章、回响、变奏、新生、华彩五个篇章将上海音乐厅、上海文化和这座城市的故事娓娓道来。

八分钟的墙体秀,宛如展开了历史的画卷——梅兰芳大师粉墨登场,赵丹和周璇再现老电影《马路天使》中的经典场景,证明音乐厅曾呈现过中国戏曲的永恒经典,也曾亲历中国电影的启蒙与发展;色彩绚烂的提琴和音符,诉说音乐厅是上海市民心中连接东西方音乐的桥梁,更是中国文化与世界艺术交流的窗口;熠熠生辉的海上蓝穹顶和重新拉开的帷幕,展现了音乐厅平移、改造的历史,也意味着这座市民游客心中的古典乐殿堂,将迎来更美好的未来……上海音乐厅始建于1930年,由中国第一代建筑大师范文照、赵琛设计,原名南京大戏院,于1950年更名为北京电影院,1959年更名为上海音乐厅。它是上海现存最老的由华人建筑师设计的欧洲古典主义风格音乐建筑,也是最能反映中西交融、多元并存、与时俱进的海派文化精神的地标之一。此次墙体秀的设计融入了技术人员对老建筑的敬畏之心。“我们采用激光和高亮度投影结合的技术,在保证墙体秀艺术效果的同时,不会对建筑外立面产生不良影响。”幻维数码总经理唐昊介绍道。

“‘光音的故事’——大型3D Mapping墙体秀是音乐厅‘文旅融合’的一次创意尝试。我们的剧场和绿地有独特优势,以后更多的游客和市民可以在这里休闲,喝着咖啡饮料、慢慢阅读城市历史建筑,感受生活在上海的美好。”凯迪拉克·上海音乐厅总经理方靓说。

责任编辑:易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