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志军: 执笔绘初心 守正亦求新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高峰 赵珊
赵志军: 执笔绘初心  守正亦求新

[导读]将个人阅历、主观情思与客观景象融合于作品,是赵志军创作的一大特点。他早年初习油画,后改水墨,兼画水彩。山水、花鸟、人物无不精妙,又尤以山水称誉于世,风格清丽俊朗,个人特征鲜明,有着强烈的现实性和浓郁的时代气息。

将个人阅历、主观情思与客观景象融合于作品,是赵志军创作的一大特点。他早年初习油画,后改水墨,兼画水彩。山水、花鸟、人物无不精妙,又尤以山水称誉于世,风格清丽俊朗,个人特征鲜明,有着强烈的现实性和浓郁的时代气息。赵志军追求技与艺结合,强调情与境贯通,作品透露出一种引人深思的力量,带动观者的思绪往更高更深的层面探索。

文|本刊记者      高峰  赵珊

走南闯北 执笔仍绘初心

常听到一句话“艺术源于生活,更高于生活”。艺术的表达往往受个人生活阅历影响很大,走南闯北的经历让赵志军形成了多元、包容的创作风格:儿时的他成长在内蒙古,天高云阔、水草丰美的草原孕育了他豁达宽广的心胸;年轻时期他又先后到东北和山东任教,松涛激荡的大兴安岭林海和齐鲁大地的壮阔风光都为他的作品增添一份豪情;在北京进修期间,每逢周末他都会去美术馆、展览馆看看,丰富多彩的文化资源极大激发他的创作灵感;移居香港之后,他与香港本地艺术家广泛交流,多次参与大型艺术展览和学术交流活动。在学习与交流中他深入思考,笔耕不辍,不断寻找新的突破。

香港水墨立足传统,面向当代,在保持中国水墨特征的同时也有自己特有的活力和创新。作为香港画界的一员,赵志军自然承担着一份探索“港水港墨”审美特征、寻求香港水墨当代风格的责任。与此同时,他尝试着将“港水港墨”的独特性汇入当前全国化、国际化的浩瀚水墨主流。在他看来,内地从事艺术工作的人群基数相对更大,众多的专业院校也使得这些工作者有更扎实的艺术理论基础,新水墨的发展成果更为显著。“港水港墨”作为中国水墨艺术蓬勃发展下的一个分支,内地新水墨发展对其有指导性意义,“港水港墨”发展应在加强与内地交流的前提下,在东西文化交汇过程中,发展出更多元而独特的精神面貌,体现别具特色的香港精神。

扎根传统 守正不忘求新

从古至今,中国艺术既饱含文人情怀,又富有古典哲学意蕴,艺术家们在追求自身发展的同时,往往还寄托了社会责任。赵志军对中国艺术有着独到的见解,他认为,不应该只守住一个方面去发展中国艺术。“创作要有理论支撑,要有生活中的感受和体会。在深入研究传统艺术的前提下,不断推陈出新,不复制古人、不重复自己。”他同时还强调,“当代水墨要有现实感和形式美。唐宋元明清,各有各的特征和绘画体系,这些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并不能片面的认为,只有中国古代艺术才是真正的中国艺术,中国艺术时刻在发展,我们要做的就是守正求新。”

“守正”是对传统中国水墨的坚守和继承,而“求新”则是艺术适应时代而作出的变化。在赵志军的画作中,“守正求新”的概念时刻体现。比如在他的作品《荷韵》中,荷叶边的画法与中国传统绘画中的荷叶边圆润柔美不同,他力求简练,将荷叶改圆为方,呈现出一块块的几何形状。更难能可贵的是,作品中的荷花依旧保留了传统的画法,典雅高贵,富于诗意美,叶子又融进了西画的处理方法,用稍变形的硬边缘来表现,依然是中国画的题材,使用了不同的表现方法。叶片墨色浓淡相宜,变化多端。这一作品古意新创,在传统的中国画题材上嫁接出新的元素,正正体现他的守正求新。

作品的笔墨把控方面,赵志军的作品也往往令人耳目一新。他在许多具体地方保留中国画法则,但大大减弱了传统文化的随意性,强调了笔墨的可控性。中锋运笔,又不刻意地追求笔墨速度,徐缓相间,让笔墨自然而然地表达情怀。

越陈规、创新貌,循规又不囿于矩,才能在艺术上从心所欲,推陈出新。赵志军在传统思维与当代的思维的交叉和融合里,以一个在当代人宽广并独特的视角,来进行艺术的表达。正是这种不守旧、不自缚、不焦躁、不懈怠的创作态度和哲思精神为他的画作注入灵性。有人评价赵志军说,他不仅是一个勤于实践的绘画创作者,同时,也是一个善于思考和总结的学者,是一位艺术造诣非常全面的艺术家。

在长达40多年的艺术生涯中,在不断地创作和积累中,赵志军开辟出了独属自己的风格。他在艺术领域成绩斐然、殊荣迭至:他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担任中国国际水墨艺术学会主席、香港美协副主席、文化部中国艺术科技研究所特邀研究员等艺术和社会职务;他的个人介绍及作品发表在《美术》、《美术报》、《美术纵横》、《中国艺术》等报刊杂志,被香港电台、香港卫视翡翠台等多家媒体专题报道;他的多个作品列入多类著名艺术刊物及大型画集,近几年也相继参加了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澳门等地的重要展览,众多作品都被各大机构及知名收藏家收藏。

观察细微 以艺术寻真理

倾其半生,走过许多山山水水,赵志军将美景人文收入眼底,一路拾掇创作的灵感。他的恩师、清华大学博士生导师杜大恺曾说过,赵志军观察细微,敏于思考又勤于创作。“他对造型有很好的理解,不同类型的作品均画的平实、朴素,人物强调平面性,风景则重在不同肌理的处理,都是有选择、有目标的。”

赵志军画水墨得心应手,难得的是他的作品中往往还潜藏了一种细腻的人文关怀。观察赵志军的小品,总会被他笔下栩栩如生的世界所吸引:他的动物小品活泼灵动,简单几笔勾勒出的鸳鸯、鸬鹚、喜鹊就妙趣横生;江南山水系列用淡墨渲染流水,用白描的笔勾画房屋,淡淡的笔墨,就将小桥流水人家的闲适之情尽展于尺幅之间。通过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他将对自然的感知缓缓送到笔尖,寥寥数笔,意境就跃然纸上。画面不仅体现了生活趣味,往往也展示了他对人生真谛的探询。对赵志军而言,绘画是一个纯粹的寻求真理的过程,而过程远比画作本身重要得多。

责任编辑:刘子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