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双平:“壶王”与“壶后”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刘双平
刘双平:“壶王”与“壶后”

[导读]曾经多次听说,紫砂壶是有灵性的,与紫砂壶相遇是一种缘份。至于能否看到紫砂壶界公认的“壶王”和“壶后”,就更靠缘份了。此行有幸,三天两地,相继欣赏到了紫砂壶界的“壶王”和“壶后”。

文/刘双平

曾经多次听说,紫砂壶是有灵性的,与紫砂壶相遇是一种缘份。至于能否看到紫砂壶界公认的“壶王”和“壶后”,就更靠缘份了。

此行有幸,三天两地,相继欣赏到了紫砂壶界的“壶王”和“壶后”。

庚子深秋,我与今日头条孙毅等一众朋友,到上海百佛园拍缅怀海派紫砂传承人许四海大师的短视频,与许四海的夫人金萍珍、大儿子许栋、小儿子许泽锋和恐龙文化学者邵占福,做了深度交流。许二公子泽锋,也是位青年壶艺家,他把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大亨掇只壶”(简称“大亨壶”)专门拿出来给大家拍摄。

刘双平与许泽锋(右一)一起欣赏“壶王”——“大亨掇只壶”。

刘双平与许泽锋(右一)一起欣赏“壶王”——“大亨掇只壶”。

刘双平与许泽锋(中)、邵占福(左一)一起欣赏“壶王”——“大亨掇只壶”。

刘双平与许泽锋(中)、邵占福(左一)一起欣赏“壶王”——“大亨掇只壶”。

“大亨壶”是紫砂壶界公认的“壶王”,许四海生前多次让我观赏过,但都隔着玻璃框,这次能够零距离接触“壶王”,算是在场者每个人的荣幸。

“大亨壶”是紫砂壶中的光器,为清代制壶巨匠邵大亨的代表作,所有人第一眼的感觉一定都是,“这把壶好大!”

1985年的一个秋天,许四海从宜兴丁蜀镇潘家以2.3万元购得该壶,在那个三十几元就是普遍工人高工资的年代,在“万元户”还没有出来的年代,2.3万元算是一笔巨款了。

许四海是著名的紫砂壶制作大家、鉴赏大家、收藏大家,自称“江南壶痴”,一辈子嗜壶如命。后来,不断有人想高价购买该壶,甚至有商家开出了1.2亿元的天价,许四海都不为所动,说该壶乃“国之瑰宝、民之公器”,应让其在博物馆中为世人共赏。

刘双平与许四海(右一)在一起。

刘双平与许四海(右一)在一起。

“大亨壶”被称为“壶王”,不光是它有着近2000毫升的容量,是普通紫砂壶容量的4-5倍,更少不了被人抄袭模仿,但从未被超越,在紫砂壶界留下了诸多佳话。

记得2011年5月四海壶具博物馆新馆在上海百佛园开馆时,应许四海邀请,我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汪寅仙等一起参加了盛典。剪彩仪式结束后,在参观过程中,我曾问过汪寅仙:“为什么大亨壶模仿不出来?难在什么地方?”汪寅仙笑着说:“主要是这把壶的气韵模仿不出来,难在气韵和气势。”

刘双平(右六)与汪寅仙大师(右一)等为四海壶具博物馆新馆落成剪彩。

刘双平(右六)与汪寅仙大师(右一)等为四海壶具博物馆新馆落成剪彩。

我们一行在上海拍摄结束后,第二天又赶到“陶都”宜兴,先在丁蜀镇拍摄了许四海的两名高徒范年丰和黄顺法。他俩都是优秀的壶艺家,从不同的角度介绍了师父对紫砂文化的贡献和当年购买“大亨壶”背后的故事。

第三天,我们一行来到位于宜兴团氿边的唐朝霞紫砂艺术馆拍摄,见到了壶文化学者韦强和他的夫人——宜兴唐门紫砂第五代传人、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唐朝霞女士。

唐朝霞是一位杰出的名门之秀,创新型壶艺家,连续15届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博览会金奖,连续12届获深圳文博会金奖,也是唯一一位获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特别金奖的女性紫砂艺术家。

唐朝霞夫妇讲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许四海在宜兴紫砂二厂担任助理厂长时的很多故事,赞誉许大师对宜兴紫砂的贡献无人能及,居功至伟。

唐朝霞家族与许四海有很深交情。1984年,许四海从上海来到宜兴紫砂二厂担任助理厂长时,厂长正是唐朝霞的爷爷唐祝和。唐祝和是壶艺大家,宜兴紫砂一厂的创始人之一、宜兴紫砂二厂的创始厂长,是许四海初涉紫砂之时,继他的师父、国画大师唐云之后的第二个贵人。

唐祝和的胞兄唐凤芝,为民国时期宜兴紫砂界的领军人物、制壶大家,其制作的“抗战胜利壶”、“世界和平壶”在当时都影响巨大。“抗战胜利壶”现收藏于台北故宫,“世界和平壶”由宋美龄带到美国后,则流失于海外,唐家后人只见过图片,未见过真壶。

在与唐朝霞夫妇交谈中,由“大亨壶”不可避免地谈到了“世界和平壶”,没想到韦强兴奋地说:“我们唐家今年有一件大喜事,两个月前通过日本朋友帮助,知晓大爷爷唐凤芝的代表作世界和平壶由美国流传到了日本,成功地从日本买回来了。”

随后韦强小心翼翼地把“世界和平壶”拿出来给我和孙毅观赏。啊!这真是一件让人心跳的神品:壶体是一个以绿、黄色为主的地球,壶盖是一只展翅欲飞的和平鸽,三足壶底构成的祥云托举整个壶体,中国地图在壶身上是红色,长江黄河东流入海,台湾岛在清晰的国界线内……

“壶后”——“世界和平壶”。

“壶后”——“世界和平壶”。

韦强说,能把大爷爷的这把壶从海外购回,实在是太令人兴奋了,这不仅是唐门紫砂五代传承的见证,更是唐朝霞紫砂艺术馆的镇馆之宝。

唐朝霞的恩师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紫砂界的领军人物之一李昌鸿。韦强把李昌鸿、沈遽华(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夫妇也请来观赏该壶。见到该壶后,李昌鸿大师也是赞不绝口,认为达到了造型的极致、工艺的极致、色彩的极致和创意的极致,赞誉该壶不是“壶王”就是“壶后”。

“壶后”?这真是一个响亮的名称!紫砂壶界有了“壶王”,岂能没有“壶后”?

刘双平与李昌鸿(左三)、沈遽华(右三)、孙毅(左二)、韦强(左一)、唐朝霞(右二)在一起。

刘双平与李昌鸿(左三)、沈遽华(右三)、孙毅(左二)、韦强(左一)、唐朝霞(右二)在一起。

李昌鸿、沈遽华夫妇离开后,我与孙毅及韦强、唐朝霞夫妇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我们细细打量这把“世界和平壶”,又反复联想“大亨壶”,觉得“壶后”与“壶王”,堪称绝配,不啻为紫砂壶界的“双子星”:“壶王”是光器,“壶后”是花器;“壶王”出类拔萃,“壶后”万里挑一;“壶王”大气磅礴,“壶后”千娇百媚;“壶王”一紫千里,“壶后”五彩缤纷;“壶王”如珠穆朗玛傲为世界之巅,“壶后”如桂林山水秀甲天下。

刘双平与李昌鸿(左三)、沈遽华(左一),韦强(右二)、唐朝霞(左二)一起观赏“壶后”——“世界和平壶”。

刘双平与李昌鸿(左三)、沈遽华(左一),韦强(右二)、唐朝霞(左二)一起观赏“壶后”——“世界和平壶”。

赏壶结束,韦强、唐朝霞夫妇又邀我和孙毅到团氿边散步。蓝天白云下的团氿,波光潋滟,惠风和畅,正是散步好时光。韦强的话题,一句也离不开紫砂,他对紫砂的爱,已深深融进骨子里。唐朝霞大师话不多,她说又创意了好几把壶,今年要赶着做出来,争取有新的突破。不一会儿,他们的儿子韦佳豪也来了,寒喧之后便加入了我们讨论的紫砂话题。小伙子也是制壶高手,擅长壶雕,为唐门紫砂的第六代传人,演绎着中国紫砂世家新的传奇故事。

看着身边三位宜兴紫砂人,我内心感慨万千:宜兴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世世代代养育着成千上万的紫砂人。正是成千上万宜兴紫砂人的不懈努力,不仅使宜兴紫砂贵为一张“中国名片”,而且大师辈出,精品不断,“壶王”挺立,“壶后”灿烂,成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作者为本山传媒艺术总监、知名文化学者)

责任编辑:刘子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