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乡村文化振兴:从送文化 种文化到创文化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桂 娟 史林静
河南乡村文化振兴:从送文化 种文化到创文化

[导读]近年来,河南在乡村文化振兴探索上尤其注重激发内生动力,通过培育一批文化志愿者队伍、挖掘一批乡村文化能人,在农村广阔天地留下一批永不撤离的文化“轻骑兵”。

原标题:从送文化、种文化到创文化——解码乡村文化振兴的河南探索

乡村文化振兴,不能只靠送文化,也要种文化,让农民自己创文化。近年来,河南在乡村文化振兴探索上尤其注重激发内生动力,通过培育一批文化志愿者队伍、挖掘一批乡村文化能人,在农村广阔天地留下一批永不撤离的文化“轻骑兵”。

汇集志愿力量 激活“一池春水”

还没踏进楼子河村支部书记周莹贤家的院门,就听到一片热闹。院子里,四五个村民正排练豫剧现代戏《看看楼子河》;堂屋里,器乐团的大爷们正在磨合新的曲子;东偏房,刚化完妆的“演员”正在换演出服……

65岁的周莹贤一边忙着指挥排戏,一边感慨:“过去楼子河村的热闹,是搓麻将、扯是非。”河南鲁山县楼子河村位于伏牛山下,人多地少,贫困的局面多年未有改变。“村干部一年下来啥都干不了,全忙着调解纠纷了。”周莹贤说,人不振、心不齐,企业投资也绕着楼子河村。

2016年12月,一批文化志愿者团队走进了楼子河。此后,每周五下午到周日,文化志愿者都会赶来,在村民中开展舞蹈、戏曲、音乐等方面的培训。

“第一次来村里培训,只有16个村民报名,怕‘出丑’中途又跑了8个。”文化志愿者王巍说,而现在多的时候能有上百个村民参与。如今,楼子河村不仅组建了舞蹈团、戏曲团、器乐团,还成立了艺术团,村民创作了30多个充满乡情、乡音、乡味的文艺作品,还举办了自己的乡村“春晚”。

2016年以来,河南从9万名注册文化志愿者中征招了1.6万人,组成一支支文化志愿小组,分赴全省贫困乡村,以志愿帮扶带动农村开展文化活动,让乡村生长出一支永不离开的文化队伍。

在志愿者带动下,丰富的文化生活凝聚了楼子河村的人气儿,提振了村民增收致富的心气儿。目前,村里60多个香菇大棚丰收在望,农贸市场正在规划中。

村村有“宝” 激发“种子效应”

今年4月,河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向内黄县李石村村民李翠利颁发了一块奖牌:“最震撼村宝”。

“啥是‘村宝’?”李翠利问。“就是村里有文化、有组织能力、愿意为乡村文化发展贡献力量的人。”文化部门的同志解释道。

寻找“村宝”源于河南省文化和旅游厅2019年开展的一项活动。“活动目的是挖掘那些有文化技艺、文化符号的人作为每村的‘村宝’。”河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巡视员康洁说,“这些农村本土的文化能人,在乡村文化振兴中发挥着主力军作用。”

李翠利就是其中之一。40岁的李翠利在村里开了家小超市,为在乡村推广阅读,12年前她把超市最显眼、营收最高的白酒货架清空,摆上图书,办起了免费的乡村图书馆——微光书苑。

不要任何费用、无需任何证件、远亲近邻、行走过客均可借阅。在她的影响下,当地逐渐发展起近百人的基层阅读推广志愿服务团队,微光书苑也先后走进了超市、诊所、幼儿园……截至目前,27家与微光书苑合作机构共迎来读者30多万人次。

如今,河南农村活跃着大量像李翠利这样的“村宝”:筹办农民剧团的史现忠、组建农民合唱团的董军政、建起农村书屋和剧场的崔明军……截至目前,河南1048个试点村共举办各种活动3100余场,挖掘“村宝”1717名。“他们像一粒粒文化种子,在农村广阔的田埂上生根发芽,让乡村文化更加繁荣也更富有生命力。” 康洁说。

新乡贤回归 创新文化供给形式

河南郏县广阔天地乡邱庄村,名为一鸣书居的三层小楼在翠竹掩映下显得格外醒目。这栋建筑既是村里的公益图书馆,也是乡间民宿。

10岁的小村民黄宗睿是这里的常客,他轻轻推开大门,迎面三面书墙直通屋顶,一万余册图书门类齐全。黄宗睿熟络地挑了几本童书,便盘腿坐在地上有滋有味看了起来。

广阔天地乡名字缘于20世纪50年代那句“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的号召。48岁的黄普磊原在郑州一家媒体工作,2016年他萌生了在村里建一个文化空间的念头,随后便返乡投入80多万元将自家老宅改建成公益图书馆。

“一开始只想建一个图书吧,后来考虑到运营、管理成本,又加入商业模式,把平时不住的客房作为民宿共享出去。”黄普磊说,凡是愿意给孩子义务授课、为村民办公益讲座、义诊或捐助10本书的,当天食宿全部免费。通过这种方式吸引了许多社会力量参与到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中来。

“回归的新乡贤是乡村文化振兴的生力军。”康洁说,为更好发挥他们的作用,河南探索“乡村民宿+乡村公共文化服务”“特色小镇+乡村公共文化服务”等新模式,为农民提供阅读推广、小微讲座、艺术培训等特色文化服务项目。其中,仅一鸣书居这种新型农家书屋已在河南建设了近20家。

闲暇时,黄普磊常邀请村民们喝茶聊天。最近他发现,不少村民给家里添置了茶具、在房前屋后种上了竹子,连村里的道路都被起上了有诗意的名字。如今,村民待客的新风尚不再是喝酒打牌,而是到一鸣书居“打卡”、品茶。

(记者 桂 娟 史林静)

责任编辑:刘子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