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鲁达诗歌杂志《笔记本》中国当代诗歌专刊出版

来源: 紫荆网 
聂鲁达诗歌杂志《笔记本》中国当代诗歌专刊出版

[导读]紫荆网8月10日报道:智利当地时间8月7日,聂鲁达基金会诗歌杂志《笔记本》“中国当代诗歌”专刊出版。该期专刊由北京语言大学教师、目前在智利大学任教的西班牙语翻译家孙新堂策划并翻译。

本期中国诗人专号封面,聂鲁达在长城。

本期中国诗人专号封面,聂鲁达在长城。

紫荆网8月10日报道:智利当地时间8月7日,聂鲁达基金会诗歌杂志《笔记本》“中国当代诗歌”专刊出版。该期专刊由北京语言大学教师、目前在智利大学任教的西班牙语翻译家孙新堂策划并翻译,收有中国当代诗人、作家莫言、吉狄马加、李少君、严力、伊沙、沈浩波、周瑟瑟、胡弦、蔡天新、明迪、李成恩、颜艾琳、黄礼孩、秦菲、陆渔、梦亦非、刘畅、里所、李柳杨、龚航宇等20人的诗歌。

北京时间8月8日早晨,周瑟瑟收到聂鲁达基金会执行主席费尔南多·萨艾思·加西亚(Fernando Sáez García)先生的电子邮件:“尊敬的诗人周瑟瑟先生:智利聂鲁达基金会非常荣幸地发给您刊发有您作品的本期《笔记本》杂志,本期是献给中国诗人的特刊。这是本刊历史上第一次推出一个国家的诗歌特刊。感谢您赐稿,希望您喜欢本期中国当代诗歌特刊,并希望不久的将来能与您再次在智利相会。特别感谢孙新堂先生,是他成就了本期特刊。”

据孙新堂介绍,在他的协调下,近年来有三十多名中国诗人作家访问过聂鲁达基金会,基金会还为周瑟瑟、李成恩、赵丽宏等诗人举办过朗诵会。在此背景下,2019年孙新堂与《笔记本》主编、诗人塔米姆·毛林讨论策划出版一期中国诗歌专刊。诗歌杂志《笔记本》目前为季刊,是拉丁美洲发行量最大的诗歌杂志,影响超越智利国界,覆盖大部分拉美国家。本期特刊开创了该杂志办刊20多年来的记录,第一,首次整期为某一个国家的诗人办特刊,而且本期从头到尾全部是中国诗人诗歌。第二,杂志的篇幅有史以来最大,本期110页,超过平时每期两倍的厚度,杂志平时每期一般为40页。目前由于新冠疫情,智利大部分地区还在封城。聂鲁达基金会现在发布专刊的电子版,疫情过后会印刷纸质版。

巴勃罗·聂鲁达基金会主席劳尔·布尔内斯·卡尔德隆先生在本期特刊前言中写道:我们隆重推出《笔记本》杂志总第83期,本期以“中国当代诗歌特刊”形式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智利共和国建交50周年,令人倍感欣慰。1970年12月15 日,在智利萨尔瓦多·阿连德总统的推动下,中智两国建立外交关系,智利成为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的南美洲国家。建交之前,巴勃罗·聂鲁达曾多次到访中国,并结识了中国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诗人之一——艾青,两人的清风高谊推进了中智两国政治联系和各项交流。我们还注意到,当时的“智利人民团结联盟政府”任命诗人阿曼多·乌里维为第一任驻华大使。在此特别感谢孙新堂先生编选本期作品并翻译成西班牙文。

周瑟瑟认为,《笔记本》杂志“中国当代诗歌”专刊的出版,把中国与拉美诗歌交流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如此大规模把中国当代诗歌向拉美推广,这是第一次。孙新堂的视野广阔,从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到80后、90后的中国当代诗人,他都关注到了,让拉美读者能够读到中国当代诗人不同的写作。艾青、萧三曾到访过智利,聂鲁达也曾三次到访中国,他们那一代人的文学交流是有效的,聂鲁达影响了中国几代诗人,他的诗歌至今还是中国阅读率较高的。但当代诗人之间的国际交流并不充分,还需要加强,所幸近几年中拉诗歌交流出现非常可喜的势头,墨西哥《诗歌报》、《另有之诗》、《剑与笔》、古巴《团结》、哥伦比亚《普罗米修斯》、《PP诗歌与艺术》、智利《圆锥云》、《AREA》、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诗刊》等文学杂志开始陆续刊发中国当代诗歌,甚至有中国诗歌专栏。莫言、吉狄马加、严力、沈浩波、周瑟瑟、蔡天新、明迪、李成恩、秦菲、里所等人先后参加了哥伦比亚、智利、墨西哥、古巴等国举办的国际诗歌节,并出版了多部西班牙语诗集。由周瑟瑟与孙新堂主编的《中国当代诗选》2019年由中国的百花洲文艺出版社与智利辛普雷门特出版社同时推出中文与西班牙文版本。

2017年7月智利巴勃罗·聂鲁达基金会为到访的中国诗人周瑟瑟、李成恩在聂鲁达圣地亚哥故居举办了专场朗诵会,并与获得聂鲁达诗歌奖的三位智利诗人进行对话交流。智利之行给周瑟瑟留下了难忘的印象,本期专刊引用了他当时写于聂鲁达在智利黑岛墓地的诗句:“黑岛的傍晚/中国人走过古老的树荫/聂鲁达永远留在了这里/爱情无法估量/遗忘更加漫长”。他写下70多首关于拉美的诗歌,并出版了诗集《世界尽头》。

《笔记本》杂志“中国当代诗歌”专刊把“世界尽头”智利再一次带到中国诗人面前,周瑟瑟说:“此时我脑海里都是关于智利的美好回忆,在智利圣地亚哥时我听到一个故事,说是智利小孩够不到蛋奶布丁就给中国小孩打电话,让中国小孩跳动就会把布丁震落下来。”他在诗里写到:“我来到小母牛的国家/它是世界的尽头/如果我今晩/在智利打一口井/穿过深井就能回到中国”。

附录:周瑟瑟收入本期《笔记本》杂志“中国当代诗歌”专刊的诗:

世界尽头

7000只荷斯坦小母牛

从智利南部蒙特港

登陆天津港

两年以后

我来到小母牛的国家

它是世界的尽头

如果我今晩

在智利打一口井

穿过深井就能回到中国

一个智利小孩

在家够不到蛋奶布丁

她给中国小孩

打一个电话

请你们帮帮我

中国小孩集体跳动

地球另一端的

智利小孩就接住了

掉落下来的布丁

我的朗诵

是7000只小母牛中的

若干只

智利小孩

你的电话

什么时候打给我

(2017.07.13, 圣地亚哥)

周瑟瑟作品。

周瑟瑟作品。

西班牙文学翻译家孙新堂。

西班牙文学翻译家孙新堂。

周瑟瑟诗集《世界尽头》。

周瑟瑟诗集《世界尽头》。

责任编辑:刘子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