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从军:在海军游泳馆里追逐阳光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王从军
王从军:在海军游泳馆里追逐阳光

[导读]这几天收拾老物件,找到几张游泳证,翻开它们,就好像回到了当年那三座游泳馆里,回到那段追逐阳光的日子。

在游泳馆里追逐阳光。

在游泳馆里追逐阳光。

原标题:在游泳馆里追逐阳光

文/王从军

这几天收拾老物件,找到几张游泳证,翻开它们,就好像回到了当年那三座游泳馆里,回到那段追逐阳光的日子。

改革开放初期,北京的公共体育设施不像今天这么完备,我们那一代人正值青少年,在十分有限的条件下,对于文体生活的追求,也就带上了那个年代的特色,而军地各单位内部的大礼堂和体育馆,成为我们追逐的目标:想看文艺节目和电影,就要想办法去找各部队和政府机关礼堂的演出票;要想参加体育运动,就要想办法去办理各大单位内部场馆的入场证件,尤其是游泳馆。

我去的最多的是海军游泳馆,现在还留着不同版本的海军游泳馆游泳证。那里有标准的游泳池,标准的跳水高台,场地宽阔光线充足,只是洗澡的时候有些拥挤。在那个年代,一些部队游泳馆还不像后来那样,开始举办各种游泳培训班等服务项目,那个时候比较简单,像海军游泳馆,大部分时间是对专业运动队开放,(后来出了名的世界游泳冠军宁则涛等都是在这里训练),这里也曾举办过很多大型竞赛项目。每周只有特定的时间段,才对大院家属和其他持证的游泳爱好者开放。每到这个时候,售票窗口就排起了队。

曾经有一次,我去的是晚场,看到游泳馆里人不多,就爬上了10米跳台,想体验一下。在晚上灯光的映照中,在高台与水面形成的晃动的倒影里,体会到那种高度造成的恐惧。这时候才明白,对于跳水高台,原来从下往上看与从上往下看,完全不是一回事。反正到最后,还是没敢往下跳,只能顺着梯子又退了回来。因为高台跳水的需要,海军游泳馆泳池的深水区相当深,曾见过一位小姑娘在游泳的时候,把发卡掉进深水区,一时也没能找到人敢潜到水底,帮她捞出来。

不一定当海军的人就一定个个游泳好,不过在海军游泳馆里,高水平的游泳者比较多,这也是事实。曾在这里见过出色的游泳者,他们有的是机关干部,有的是招待所各舰队各基地来京的出差官兵,有的是专业队的退役选手,还有的就是普通人。

当时,我去海军游泳馆游泳的时候,都是从海军大院的东南小门进,向警卫室出示一下游泳证,再登记相关信息即可。如果游泳者还能提供所持有的其他军队大院的出入证证明身份,有时还被允许把汽车开进去。曾经有几次,我就是这样把车停在游泳馆旁边,很是方便,尤其在冬天寒冷的日子。

位于平安里的总参游泳馆也去过几次,是和北京电视台的同事一起去的,印象中这里的场馆规模一般,不如海军游泳馆大,而且更衣室有些狭窄。这座游泳馆的服务对象,主要是附近部队营区和住地的官兵和家属。还有一个游泳的地方,就是总后游泳馆,我对这里场馆内部的印象比较浅,只记得它位于后勤学院院内。这座游泳馆与已经拆除的那座总后大礼堂,成为当年北京西郊部队大院的两个文体地标。

游泳馆的好处就是,不管春夏秋冬都可以游泳。差不多十来年的时间内,我来往于这几所游泳馆之间。游泳馆里的氛围似乎都是一样的:浅蓝色的池水,标准的比赛泳道,泳道之间的塑料隔离带,还有空气中弥漫的消毒剂味道。泳池中的人们在水花里前进,有的装备齐全,带着泳帽泳镜耳塞;也有的人装备简单,只是埋着头一个回合一个回合的游动。他们大多有着自己的距离设定,不同的泳姿、不同的速度、不同的击水声,在空旷的游泳馆大厅里交响。

那个时候参加运动,多是为了愉快和健康,为了让自己高兴。看现在人们参加运动,除了这些目的之外,好像又多了一层表演,表演给别人看,不管是企业赞助的马拉松,还是年轻人参加的各种长跑活动,这时的运动者好像都成了演员。当然很正常,与时俱进。

看着我手里的几张游泳证,庆幸自己曾拥有那段泳池时光:在最适合游泳的体能状态里,在最喜欢游泳的心情里,在当时能够找到的最合适的游泳场馆,游过了数不清的50米,任室外雨雪季节更替。那些在一座座游泳馆之间奔走的日子,那些在一条条泳道击水前进的日子,那些游完泳后身心愉悦的日子,这一切都是追逐阳光的日子!运动就是阳光,健康就是阳光。

曾经读过一本小说,是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水下阳光》,讲的是人民解放军海军潜艇部队的生活。每当想起自己游泳的日子,就想到这部小说的名字。

在游泳馆里追逐阳光。

在游泳馆里追逐阳光。

在游泳馆里追逐阳光。

在游泳馆里追逐阳光。

在游泳馆里追逐阳光。

在游泳馆里追逐阳光。

在游泳馆里追逐阳光。

在游泳馆里追逐阳光。

在游泳馆里追逐阳光。

在游泳馆里追逐阳光。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