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葛诗谦:以一颗火热的心与武汉人民一起跳动

来源: 紫荆网 
诗人葛诗谦:以一颗火热的心与武汉人民一起跳动

[导读]紫荆网2月27日北京报道:肺炎疫情,牵动国人。当代著名诗人、作家葛诗谦以诗抗疫,彰显出一位诗人的磅礴大爱。

葛诗谦。(新华社记者兰红光 摄)

葛诗谦。(新华社记者兰红光 摄)

紫荆网2月27日北京报道:肺炎疫情,牵动国人。当代著名诗人、作家葛诗谦以诗抗疫,彰显出一位诗人的磅礴大爱。研读葛诗谦的诗,会使人感到诗人那一颗火热的心正与武汉人民一起跳动,不仅写出武汉人民心中的真音、真情,愤而无怨,悲而不叹;杜绝口号,字字玑珠;没有硬壳颂歌,却句句入理;没有高调喊唱,却首首叩人心脾……读之,动魄!吟之,牵情。

葛诗谦,曾任国家外文局《中国文学》副主编;中共中央党校《中国市场经济报》副社长兼副总编等职。在国内外发表作品800多万字,并有数十篇选入《新华文摘》、《中国诗人成名作选》等多种选刊、选集。葛诗谦的诗,汲取中国古代文学大量营养,揉合百家精萃而独吭新歌,自成一体;自成风格,自成一家而独领风骚,引领诗坛。

时代需要这样的诗人,中国更需要这样的歌者。

附:葛诗谦诗歌

京都,庚子春头雪

京都的太阳,亮着

却没撞响金属的声音

静静的,静静的

只有雪落一一沙沙

是的。有一种疼

已剜了我的心

真的。有一种痛

已剖了我的魂

我懂。庚子春头雪呀

飘然而来绝非着意伴梅花

此刻的淡,绝不是妆容

此刻的素,且莫言清雅

拥挤的京都,似第一次空旷

连呼吸都给花式口罩遮掩着

甚至一次手机里的拜年问候

竟也传递岀扭曲本意的惊吓

所有的脚步都被封存了

弥乱的信息分不出真假

福倒的门扉均制式关闭

礼尚的情愫亦铸铁山岬

只有雪落一一沙沙

充耳未闻梅香四洒

疫死他人,我梦泣

疫死他人,我魂煞

屋檐上倒垂的冰溜子

难不成便是京都的泪 ?

在四合院,在心头

滴滴哒哒,嘀嘀哒哒

沙沙,是一种梵语

沙沙,是一阙善跋

一一谁的疼都是我的痛

一一谁的痛都是我的疼

捧一捧庚子春头雪呀

在天安门安定门德胜门

我虔诚的抛撒入九万晴空

捋着晶体去找寻纯度

回流局气,回流清新

弱弱呼唤!雷霆消刹

方式已经显得不再重要

频率亦用不着过度猜察

以邻为壑,封啥焉能封爱

以守御菌,恐慌最惧夸大

此心彼心皆仁心

何须消费那么多种血色

勿论是俯冲还是逆行

忘我和无私均含笑融化

京都的太阳,亮着

却沒撞响金属的声音

静静的,静静的

只有雪落一一沙沙

2020年2月5日夜 于北京

责任编辑:刘子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