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老人笔下的鼠 念念不忘的“白石一挥”

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 陆 恺
齐白石老人笔下的鼠 念念不忘的“白石一挥”

[导读]近期,看了白石老人的一个画展,念念不忘“白石一挥”。齐白石生于1864年,那年正是农历甲子年鼠年,所以老人一生对鼠情有独钟,笔下诞生了多幅鼠图,最终成为一个有趣的“鼠画家”。

原标题:齐白石笔下的鼠

鼠年,想起齐白石。

近期,看了白石老人的一个画展,念念不忘“白石一挥”。“浮生无一日不画” 的白石老人,九十多岁还在提笔作画,令人钦佩。

早年,他擅长工笔绘制仕女画,得一雅号:齐美人。50多岁后,开创了“红花墨叶”的大写意花鸟画风格,笔触从人物转向动植物,用大写意笔法画植物,工笔描绘动物或昆虫,一粗一细,一动一静,触手成春,自成一家。最为大众喜闻乐见的是他的“白石虾”,鲜有人知的是他还特别喜欢画老鼠。

老鼠这种动物形象,本身并不讨喜,民间流传的“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等俗语也不好听。不过,艺术家往往有本事将老鼠美化得可爱起来,比如迪士尼经久不衰的米老鼠形象,还有经典动画片《猫和老鼠》,80岁的Jerry和Tom仍是表情包界的可爱第一名。白石老人笔下的鼠,也是小可爱本尊,或偷偷吃着花生,或流着口水望着树上的红桃,或觊觎着红红的烛台想跳上去偷油……无一不流露出好吃、贪婪、顽皮的窃窃之喜。

白石老人为何热衷画不讨喜的老鼠呢?原来他生于1864年,那年正是农历甲子年鼠年,所以老人一生对鼠情有独钟,笔下诞生了多幅鼠图,最终成为一个有趣的“鼠画家”。

一幅《鼠子图》,落款为:三百石印富翁。图中肥肥的老鼠正在专心致志地啃吃一粒葡萄,边上还散落着两粒葡萄。“三百石印富翁”是白石老人对自己的自嘲。白石老人年轻时为了练习篆刻,亲自去野外挑选石头,刻完一面再刻一面,非得把一块石头刻得无处可刻时才罢手。他自嘲自己不富裕,没有什么家产,只有“三百石印”,从此被人们叫做“三百石印富翁”。画面中的老鼠或许就是他对自己的一种隐喻吧:我有三粒葡萄,我就是一个大富翁。

一幅鼠图落款为:阿芝。图中画有两只老鼠,一只老鼠手里抱着只蜜桃,另一只老鼠咬着它的尾巴,仿佛小孩子抢食一般。阿芝,是齐白石幼年的名字,我想这幅画画的仍旧是白石老人自己,他一定是借老鼠抢食来怀念幼时与发小们抢食的童趣。

事实上,白石老人确实在鼠图中倾注了很多回忆、怀想,但他也通过画笔来宣泄抨击一些社会现象。比如他的鼠图中,画得最多的就是老鼠偷油的题材。小时候我们都念过一首童谣《小耗子儿》:“小耗子儿,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吱吱吱吱叫奶奶,奶奶不肯来,叽里咕噜滚下来。”狡黠的老鼠仰望着红红的烛台,一副偷偷摸摸想伺机行动的模样,白石老人是通过这个题材来暗喻一些人的贪婪本性。不过他笔下的偷油鼠,画得甚是憨态可掬。即便明知它想偷油吃,面对稚趣肥硕的小鼠鼠们,你一丝一毫也讨厌不起来,反倒想买一幅复制画挂在房间,对自己说一声:鼠年快乐,每天就这样有吃有喝的挺好的啊。

(陆 恺)

责任编辑:刘子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