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春晚明代故宫《丝路山水地图》陷进罗生门

来源: 华人头条 
戊戌春晚明代故宫《丝路山水地图》陷进罗生门

[导读]两位专家口径一致地宣称:该地图藏于明朝内府,创作于嘉靖三年至十八年。没有任何题款的一幅画、无名无姓的一幅画,专家竟然将藏于何处、具体制作年代都考证出来了。

上图为寒江雪艺术馆藏(局部),下图为故宫博物院藏(局部)。

上图为寒江雪艺术馆藏(局部),下图为故宫博物院藏(局部)。

汉唐两代是中国历史上最强大的朝代,“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铁血强音,穿越历史时空,至今令我们血脉贲张。

没有强大的国力支撑,就没有丝路的开通。丝路之所以成为和平之路,贸易和文化交流之路,是用“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换来的。因此当明代的《丝路山水地图》在 2018年春晚十四亿同胞面前展现时,举国欢呼,我也情不自禁紧握拳头:壮哉!原来明朝也有陆上丝绸之路,长见识了!尤其捐赠者许荣茂还是我石狮市同乡,他的第一桶金还有我的助力呢,老朽脸上有光了!他是知道感恩之人,十几年前上海世茂项目赚了一大笔(这一大笔为当今一位地产巨头奠定了基础),多次邀请我到上海他的大酒店“关心”他一下。我知道我的“关心”不会再有什么作用,反而浪费他宝贵的商务时间招呼我,我哼哼哈哈就算“关心”过了。

令人扫兴的是第二天网上打假声不断。我纳闷了:不是有故宫博物院院长站台吗?

院长深知世故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于是请来了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付熹年先生,外加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林梅村教授助阵,阵容够了!两位专家口径一致地宣称:该地图藏于明朝内府,创作于嘉靖三年至十八年。没有任何题款的一幅画、无名无姓的一幅画,专家竟然将藏于何处、具体制作年代都考证出来了。

网民的责疑之声如醍醐灌顶,浇灭了我的爱国主义热情——冷静,再冷静!

文博专家犯浑的事做的还少吗?自己怎么也犯糊涂了?疑问来了。

疑问之一:这幅画叫《蒙古山水地图》,也叫《丝路山水地图》,可明代还没有“地图”一词,明代的地图只有“图”字,没有“地”字。清以前的地图叫“图”、“全图”或“舆图”,如《郑和航海图》、《大明混一图》、《皇舆全览图》、《坤舆万国全图》。两位专家的名头够吓人的,不会如此疏忽吧?

疑问之二:有明一代,嘉峪关西北和北边是宿敌蒙古人的两个分支瓦剌和鞑靼所盘据,西边是亦力把里也叫东察合台汗国的势力范围。这个东察合台汗国是成吉思汗的后裔,瓦剌和鞑靼的近亲,是伊斯兰化了的蒙古杂混民族。这个国家表面虽臣服明廷,却时时作反,洪武、永乐虽远在哈密设了宣慰司,基本上是面子工程,到了嘉靖皇帝这个面子工程也不敢要了。嘉峪关古已存在,这一地区在汉唐已设立关隘,是重要的补给之地。洪武在此地建筑宏大的嘉峪关城楼,置重兵把守,就是为了防范蒙古人的入侵。明代西域已无路可通,虽然还有边境的小型商贸,陆上丝路已基本中断,只好拓展海上丝路,凭什么明代朝庭对陆上丝路如此了然?说什么也不可能出现一幅比汉唐浩荡万里的丝路毫不逊色的《丝路山水地图》吧。

疑问之三:既然是内府收藏,必有内府收藏印。明代内府收藏印的代表是“武英殿宝”。专家的解释是,因为重新裁剪装裱故连半毛子题跋、收藏印也欠奉,能自圆其说吗?收藏印章、题跋历来是鉴定书画不可或缺的主要依据,一直为世所珍,能不小心把这些裁剪掉吗?变成一幅光溜溜的画面,怕不会是心里有鬼吧?

疑问之四:明代吴门的“青绿山水”,虽师承唐宋的“青绿山水”,但差别明显,少了“金碧辉煌”的华丽,少了山川树木水墨点染的韵味,多了重峦叠峰的堆砌、树木设色的妩媚。而这幅《丝路山水地图》更具唐宋的风格,更像唐宋的青绿山水画。两位专家明明说是明代吴门画派的创作,大家可以把吴门的青绿山水和宋代赵伯驹、赵伯骕昆仲的青绿山水图比较看便知两朝青绿山水之别。

宋代还有一幅著名的青绿山水画《千里江山图》藏于故宫博物院,这是中国十大名画之一,却是一幅争议颇大的画作,故不建议拿来比较。本人相信,疑真疑假,始终有水落石出的时候。

有人会问,明吴门四家不是有仇英的《辋川十景图》其风格与宋代青绿重彩山水很接近吗?是的,《辋川十景图》酷似唐宋青绿重彩,其原因就是仿摹北宋郭熙的同名画作,“母本”在一位民间收藏家手里,现在的文博画界全然不知道。临摹前朝名画,是仇英的一大嗜好,也是这位木匠的成名之钥。

有缘千里相会,无份擦肩而过。

前不久,一位年轻人送来一幅画卷求售,画卷上贴有“唐代李思训《丝路山水图》”的题签。打开画卷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宋徽宗瘦金体“丝路山水图”赫然在目,上面严严实实地画押了“天下一人”和“御书”印章。慢慢打开这金碧辉煌的青绿山水画卷,这不就是戊戌春晚的《丝路山水地图》吗?乍看仿佛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怎么回事?

李思训顾闳中收藏印。

李思训顾闳中收藏印。

仔细观看了这幅金碧青绿水墨点染的丝路山水画,最早所钤的是五代画家顾闳中收藏印章(顾闳中的收藏印从未见过);再后就是徽宗御书“天下一人”的收藏印和双龙钤印;南宋高宗钤了“真阁”和“奉华堂”两枚印章;清宫盖了康熙“体元主人”和乾隆七玺。

此外,还有南宋陆游、南宋画家马麟,明代项元汴、文寿承(文彭)和清代梁同书的收藏印,北宋米䒥,金朝蔡松年,南宋曾纡、张縯、章深在卷后的题跋。

根据本人多年收藏古代书画的经验,这是古画:古色古香、古气古势、古纸古墨、古印古裱。是否就是李思训的作品,无从比较。

李思训被董其昌尊为“北宗”之首,和展子虔被誉为青绿山水之开山鼻祖,但李思训仅有一幅《江帆楼阁图》流传至今,今藏在台北故宫,这幅画是否他的作品,争议也颇大。

我们分别用“场共振年份检测仪”和“量子鉴定仪”在不同时间作了测试,年份高度吻合。

康熙“体元主人”收藏印。

康熙“体元主人”收藏印。

李思训的画作和钤印的时间均为公元712年,李思训时年61岁;顾闳中印钤于公元979年,顾时年69岁;徽宗书法和钤印均为公元1120年;高宗两印钤于公元1180年,高宗赵构时年73岁;陆游印钤于公元1187年,陆时年62岁;马麟南宋画家,生卒不详,印钤于公元1223年;项子京印钤于公元1568年,项时年43岁;文彭印钤于公元1570年,文时年72岁;康熙印钤于公元1720年;乾隆七玺钤于公元1790年;米芾题跋作于公元1095年,米时年44岁;曾纡题跋作于公元1135年,曾刚好在这一年去世;蔡松年题跋作于公元1163年,蔡时年56岁。

徽宗的“丝路山水图”书法前隔水还书写“宣和殿传世真品宝藏·王一品鉴”长贴纸,不知道是王一此人品鉴,还是王一品此人鉴?文字作于公元1170年。

必须说明,两种鉴定年代的仪器虽得到大部分民间收藏家和体制内一些专家的认同,但历经数年,请求国家相关部门测试验证,至今仍无结果。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啊!

待到测试完毕、验证了结果,我便以“合理”的价格把唐代李思训的这幅《丝路山水图》购藏于“寒江雪艺术馆”。

“寒江雪”馆藏版《丝路山水图》和春晚故宫网上展示的《丝路山水地图》画面几乎如出一辙。除此之外,也有不同之处,详列如下:

一、尺寸不同。“寒”版宽58厘米、长25.2米,“宫”版宽59厘米,长31.2。

二、“寒”版有宋徽宗的题款和众多收藏印和题跋,“宫”版没有任何收藏印和题跋。

三、“寒”版地名203处,“宫”版地名211处,比“寒版”多了8处,但这8处“寒”版都有地标,只是没有地名;“寒”版地名只见毛笔字,“宫”版地名上的毛笔字加了彩色长方形。

四、“寒”版和“宫”版地名名称绝大多数一样,只有六个地名略有不同,例如“寒”版的“失利思西马城”,“宫”版是“失刺思西马城”,“利”字变成了“刺”字;再如“寒”版叫“俺的干”,“宫”版叫“掩的干”,据考证《明史》有此地名,也叫“俺的干”。

令人费解的是,嘉靖时的地图怎么会把嘉靖时的地名给写错了?岂非咄咄怪事!

徽宗御书“天下一人”收藏印。

徽宗御书“天下一人”收藏印。

五、两幅画技巧高低分明,谁优谁劣,读者自判。

六、两个版本的海水画法略有不同。

可以肯定,两个版本必定有一个是“母本”,一个是“盗本”。要准确判断“母”与“盗”,只有把两幅图拿岀来细致比较才能分岀“驴”或“马”。本来我无权要求故宫的藏品拿出来同民间藏品进行比较,故宫从来不屑也不敢这样做。但是故宫的这幅画非比寻常,它是中央电视台在春晚节目中向十四亿国民以及全世界华人展示并肯定的正版《丝路山水地图》。

现在发现了几乎一模一样的、比“宫”版早八百多年的大唐大名家的《丝路山水图》,总该分个清楚,说个明白,有个交待吧?

如果我的画是“盗本”,则证明故宫版是正本,可澄清网民的质疑之声,我登报公开道歉。如果“宫”版是盗本,也必须公开向全国人民道歉,承认错误;还应该向捐赠者道歉,把本金加利息退回给捐赠者。

作为香港爱国人士,国家的荣誉、国家的信誉、国家的尊严未敢或忘。国格、国家利益不容被某些人的私利绑架!

“宫版”画来自于日本藤井有邻堂,这个堂号经常卖赝品给中国的古董经纪,再转售给国有博物馆,或转售忙于生意因而无力鉴别艺术品的大咖,在中国民藏家心里已经臭名昭著,却偏偏有人嗜于如蝇逐臭。

文物“回流”,这冠冕堂皇的口号变成某些人从国库和富商巨贾的账号提款的密码。

这是事关文化自信、民族复兴的大事,容不得再装聋作哑!

(邱季端寒江雪艺术馆)

责任编辑:虹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