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河南之——太康:文脉悠悠润古今

来源: 河南日报  作者: 郭玲玲 党文民
行走河南之——太康:文脉悠悠润古今

[导读]太康是“中国道情之乡”。“太康道情”,融鼓词、豫剧、越调及当地民间小调等于一体,形成独特的剧种。历史上,太康道情名角代出,屡获国家、省级大奖,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文/郭玲玲 党文民 郜敏 

位于豫东平原,拥有160多万人口的太康县,建县2200多年以来,积淀了丰厚的文化艺术资源。如今的太康,以文化立县,打造出了一张张亮丽的文化名片。

太康是“中国好人城”。在中央文明办发起的“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活动中,太康已有61人荣登“中国好人榜”,在全国名列前茅。省、市级“好人”及英模层出不穷,学好人、做好人已蔚然成风。县城“好人园”中,“中国好人”像、迹赫然,景观独有。

太康是“中国诗歌之乡”和“河南省书法之乡”。全县有中国书协会员17位,中国美协会员15位,中国作协会员8位,中国诗歌学会会员38位,河南省作协会员40多人。其文学艺术氛围浓厚,书画作品闻名遐迩。

太康是“中国道情之乡”。“太康道情”,融鼓词、豫剧、越调及当地民间小调等于一体,形成独特的剧种。历史上,太康道情名角代出,屡获国家、省级大奖,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太康民间传统文化也异彩纷呈。曲艺、杂技、舞龙、舞狮、竹马、旱船等文化艺术活动,滿足着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精神需求,在美丽乡村建设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太康县先贤君子道德之懿美,名节之显赫,孝义之彰著,诗礼淳厚之风习,至今盛而不衰,可谓渊源有自。深究其实,除得益于中共太康县委、县政府正确的引导之外,还得益于该县得天独厚的文化资源。

太康县文脉源远流长,文化艺术资源丰厚。在中华民族从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过渡时期,圣哲伏羲氏王天下,都宛丘(今淮阳城南),以自己的聪明才智作八卦、结网罟、养禽兽、兴庖厨、刻书契、制嫁娶、创弦瑟、纪龙官,开创了中华民族的文明新世纪。继伏羲兴起的神农氏,发扬伏羲为民造福的传统,尝百草,医民疾,造农具,教稼穑。太康毗邻宛丘,为畿内近地,先民得人文教化沾溉之先,较早跨过了文明社会的门槛。唐虞受禅,太康隶属豫州;成汤都亳(今虞城县谷熟镇),则附畿内;周封舜后妫满于陈,又被圣人之遗泽。秦始皇二十三年(前224),因此地曾为夏帝太康失国后的所居之处,又居夏都之东,故以阳夏名县,隶属颍川郡。隋开皇七年(587),以“太康失国”所筑太康城而改称太康县。我国有文字记载以来的最古老的诗歌——彰显孝道的《弹歌》便诞生于陈地。时至今日,太康百姓农勤稼穑,士尚弦歌,古代之遗风存而尚劲。

崇德向善,尚忠重义,是太康百姓的重要特点之一。在太康大地上,有许多与历代名人相关的遗迹和名村、名地。无论史实如何,太康百姓宁信其有,代代口耳相传,以表敬仰之情和弘扬正气。夏太康“盘于游田,不恤民事”而失国,太康之地的百姓忠而拥戴,为筑太康城。后又以规谏夏帝太康的《五子之歌》而悲其志,为筑“五子台”,且建庙其上,以“五子歌声犹在耳”引以为戒。今太康常营镇的五子李村、五子王村,即以“五子台”而名村。生于秦代的乡人吴广,面对强秦之暴政,与陈胜共举义旗,呼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振聋发聩,弘扬了乾坤正气,撼动了秦朝的国基,从而名垂史册,为人乐道,后人建塔(俗称吴广塔),以示纪念。还有汉王城(汉刘邦拒项羽处)、霸王台(楚项羽拒汉处)、黄冈(汉黄霸别墅)、成仁阁(纪念明廖永安祠堂)等名古迹;槐丘(传夏帝后槐墓)、樊哙冈(汉舞阳武侯樊哙墓)、演武村(传汉光武帝经此练兵处)、大留村、小留村(传汉光武帝经此,乡民进膳,光武说:“大留留不住,小留留住人。”)、邓禹台(汉太傅邓禹墓)、冯异冈(东汉大树将军、阳夏侯冯异墓)、张郃营(三国魏将张郃安营处)、窦陵冈(唐窦建德墓)、黄巢冈(唐末农民起义军首领黄巢台)等与豪杰名士相关的名村;陶母营(晋陶侃母墓)、逊(寻)母口、陶母岗等以崇尚教道而弘扬的名村;等等。这些历代忠义豪杰所留下的遗迹,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一代代太康人。

崇文尚武,行敦孝友,是太康百姓的又一重要特点。春秋时期的高柴和陈亢,都是孔子的高足,芳名播于当时,晚年活动于阳夏,去世葬于此,于是有俎豆馨香百代之享。高柴(字子羔),伏膺老师孔子之教,得其“仁、恕”之道,被孔子誉为“思仁、恕则树德,公以行之”。其晚年在太康县讲学播道,去世,百姓将其地命名为高贤(为今太康县高贤乡治所),并在其墓建祠以祀;陈亢(字子禽)善思好问,得孔子鲤庭叨对之真谛,问一得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之远其子”。以“温、良、恭、俭、让”修身行世。晚年活动于太康,其祠、墓在今太康县北子禽冈。于是孔子“仁、恕”之道深深植根于太康这片热土,“诗、礼传家”之训,严于教子之风,传后世而不衰。

太康人文之盛,盛于魏晋南北朝。其时“袁氏联族以龙骧,谢宗累叶而凤举”,作为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四大文化世家”的阳夏谢、袁两大家族,其后裔无不以“阳夏谢氏”和“阳夏袁氏”这两块金字招牌引以为豪,分别以姓氏为首名其居处,如谢庄、谢洼、谢营、谢集、谢堂、谢桥等。全县以袁庄名村的便有六处之多,另有袁桥、袁马、袁楼等。尊儒重道、崇文尚武的种子深深植根于太康大地,得以厚积而薄发。据民国《太康县志》载,仅明、清两朝,太康籍进士46人、举人116人,武进士15人、武举人164人。由汉至民国,该县有文集行世者94人。以书法名世,载于史册者32人。至于以文章载于史册者,不可胜计。这无疑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增添了亮色和魅力。

这里不能不提太康人尊儒尚文的明证——现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建于明代的太康文庙。文庙正祀至圣先师孔子,配祀孔子七十二贤弟子与历代大儒。另有忠义祠,祭祀历代13位乡人忠义者;名宦祠,祭祀历代于此地为官并受民拥戴者;乡贤祠,祭祀历代53位乡贤。这些太康先贤,或为官,恪尽职守,清廉善政,勋德赫奕,炳炳烺烺,如被人誉为西汉“第一相”的黄霸,东晋名相谢安;或以忠肝义胆名世,懔懔皜皜,不悔其生,如南朝宋袁粲,明张维世,清冯贞吉、杨逵、柳同春等;或以大德懿行,义举垂范,如元末明初乡贤王元佐,元至正间,太康大饥荒,出家赀从淮西籴米千馀石,运回赈灾,全活者甚众;或学博行高,训诲勤笃,如汉彭宣,晋袁乔、袁宏等;或谋划得体,安民保疆,立不世之功,如东晋谢玄、清刘郇膏等;或以民族团结为大任,气节彰显异域者,如明傅安、郭绪;或犯颜敢谏,刚直不挠,如明都御史顾佐、尚书王钝、侍郎王瀹、陕西参政秦尚明、御史师存智等;或以开宗立派、学术文章而彪炳史书,如南朝宋谢灵运,南朝齐谢脁;或居家孝友,礼敬尊长,如南朝宋袁最,明乡贤耿光,清耿於彝、耿燿、郭存志。如此等等,可歌可泣!这些先贤,太康人倍感亲切。受其高风亮节和嘉言懿行的影响,或受到鼓舞,或受到启发,或将乡贤作为终生学习和效法的榜样。

文脉孕育文运,文运彰显国运。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站立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上,吸吮着中华民族漫长奋斗积累的文化养分,拥有13亿中国人民聚合的磅礴之力,我们走自己的路,具有无比广阔的舞台,具有无比深厚的历史底蕴,具有无比强大的前进定力。”太康县委、县政府的领导,显然深刻领悟了习近平新时代治国理政之要义,在坚持“四个自信”、“五大发展理念”战略中,将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当作推动发展的优势和潜能,从而激活了传统地域文化,营造出风清气正,昂扬奋进的时代精神。漫步太康大地,欣赏着那多彩多姿的文化形式,感受着文明之花和翰墨的芳香滋润,让人深深感到,文化自信所焕发的无穷魅力和精神风貌,已成为新时代太康县经济发展的新优势,新动能。正是:

文脉悠悠润古今,涡水汤汤孕贤良。

地坤载物好人多,天道永健当自强。

责任编辑:虹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