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野、濮存昕合演《茶馆》 新人接班还得两三年

来源: 中国新闻网  作者: 袁秀月
蓝天野、濮存昕合演《茶馆》 新人接班还得两三年

[导读]8月19日下午,《茶馆》第三幕正在首都剧场上演。尾声处,秦二爷、常四爷、王利发三个老头一起撒纸钱祭奠自己。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8月20日电(袁秀月)8月19日下午,《茶馆》第三幕正在首都剧场上演。尾声处,秦二爷、常四爷、王利发三个老头一起撒纸钱祭奠自己。

祭奠结束,秦二爷留下一句:“我没的说了,再见吧!”转身离开。他走得很慢,但大家都在耐心等待,因为台上是92岁的蓝天野。

距离他第一次演《茶馆》,已经过去了61年。接着常四爷也告辞,作为演员的濮存昕缓步走开。灯光暗,掌声响。

老中青三代演员同台

这是北京人艺的一期剧本朗读活动,参与演员都是年轻人,导演是青年演员闫锐,饰演王利发的是于震,还有杨佳音、雷佳、张培、杨明鑫、郭奕君等十多名年轻演员。与以往不同的是,第一代秦二爷的扮演者蓝天野和第二代常四爷的扮演者濮存昕也出现舞台上。

三代演员同台,前辈有感慨和鼓励,后辈有压力和挑战。蓝天野现场回忆起了《茶馆》经历过的波折。1958年,焦菊隐、夏淳将《茶馆》搬上北京人艺的舞台,由于是之、郑榕、蓝天野、英若诚等主演,一经演出便大受欢迎。然而那时,这部戏却面临着“缅怀旧社会”的争议,1963年演出时也不受重视。直到1978年才恢复演出,1980年,《茶馆》代表中国话剧第一次走出国门。

如今,这部戏已经演出了61年,作为第二代《茶馆》的演员,濮存昕、冯远征也已演了20年。濮存昕说,他们刚演《茶馆》时,也觉得不怎么样,但是有观众陪着他们,“什么都有个开始”。而今天,他也看到了年轻演员们的投入和学习的劲头,他很期待将来的第三版《茶馆》。

然而,作为年轻演员的一员,闫锐却直言很有压力。他曾演过100多场《茶馆》,共7个角色。但他觉得,这次的意义不一样,是一次有仪式感的传承的演出。排练时,蓝天野跟他们讲了很多背景知识,包括老舍是怎么写的,焦菊隐是怎么排的等等。

“蓝老师从30多岁演到现在,一个角色在他身上60多年,人和角色已经完全合一了。”闫锐说。

第三版《茶馆》还得两三年以后

这也是《茶馆》第一代演员和年轻演员的不同。在排《茶馆》时,导演焦菊隐曾要求所有演员泡茶馆、体验生活,蓝天野还被介绍去访问一位民族资本家。

“他们真正感受过那样的茶馆,像童超先生演庞太监,还能去采访到太监,然后据此去揣摩,抓到那个人物。”闫锐认为,他们年轻一辈缺的是感悟和积累,角色离他们比较远。

而在冯远征看来,其实年轻演员们的表现还不错,他在旁边听的时候很自豪。不过,作为北京人艺演员队的队长,他还是说:“不行,台词功力还是不行。”

“他们肯定有差距,肯定不能跟老演员相提并论,但是我觉得他们真的在努力完成,很下功夫,包括服装和整个的舞台调度。”冯远征说,其实他一直想让老中青三代演员同台,也让年轻人知道老艺术家在舞台上的风采,这值得他们一生去回味。

至于闫锐的担心,冯远征认为,没有生活经历肯定是难题。但是老一辈可以给他们讲,他们也能在网上搜集资料。更重要的是,今天的《茶馆》是演给现在的人看的,只要《茶馆》的精髓不变,表演上有一点点变化是可以的。

谈及第三版《茶馆》,冯远征估计还得两三年以后。一是他们这代人还能演几年,二是在演员选择上,他们还要慎重。他觉得年轻演员人数是够了,但要找到更适合《茶馆》的演员,还需要做一些工作。

冯远征:话剧小众,也挺大众

在很多人看来,话剧一直是小众的艺术,但很多经典剧目却又非常火热。《茶馆》《窝头会馆》《哗变》《李白》,演出时都曾一票难求。有人认为,现在话剧在中国的现状恐怕不能用小众来形容了。但也有人认为,虽然有的话剧很热,但却不能代表话剧就走出了小众。

在冯远征看来,话剧确实是小众的,因为剧场就能装这么多人,它不像电视剧有上亿的人去看。而且欣赏话剧必须要有一定的鉴赏力,有些戏需要观众坐得住。

不过另一方面,话剧也是挺大众化的艺术形式。它有荒诞的、先锋的、现实主义的,也有跳进跳出的各种形式,有的人可以欣赏,有的人欣赏不了,可能因此造成了它的小众。

冯远征说,其实有时话剧比影视还要反应迅速。比如“非典”时,北京人艺一个月就排出了《北街南院》。汶川地震时,也是一个月排出了《生活》。但是要成为经典剧目,就必须经得住时间的考验。

“经典剧目之所以经典,一是这些演员是观众喜欢的。二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到今天演,还能够引起大家的共鸣。”冯远征认为,其实话剧不用普及,因为只要听得懂中国话,就能坐到剧场欣赏。如果说不喜欢这种艺术形式,可能一分钟都坐不住,但只要喜欢上就可能会伴随一辈子。

对于经典话剧的改编,冯远征也抱欢迎的态度。比如《茶馆》,他认为有一版原汁原味的就够了,年轻人愿意探索是好事,一部好的作品可以用各种形式去表述。

“我觉得北京人艺就少了两三版《茶馆》,起码也有点另类的,我觉得才有意思。”(完)

责任编辑:吕泽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