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衡山诗会·中国诗人田野调查南岳写作计划举办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李 霞
第二届衡山诗会·中国诗人田野调查南岳写作计划举办

[导读]紫荆网8月9日报道:“第二届衡山诗会·中国诗人田野调查南岳写作计划”8月3日至7日在南岳举行。

论坛现场。

论坛现场。

紫荆网8月9日报道:“第二届衡山诗会·中国诗人田野调查南岳写作计划”8月3日至7日在南岳举行。活动由湖南省诗歌学会、衡阳市南岳区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衡阳市作家协会、衡阳诗歌学会、中国诗人田野调查小组、《卡丘》诗刊联合主办。

活动期间,参加“第二届衡山诗会·中国诗人田野调查南岳写作计划”的诗人、艺术家,安静地亲近、认识和解读一座天下名山,饮岩下泉水,食寺庙素餐,深刻感受南岳衡山的精神内涵,实地考察南岳衡山的宗教文化,深入了解南岳衡山的人文历史,以口述实录、民谣采集、户外读诗、方言整理、问卷调查、影像拍摄、户外行走等“诗歌人类学”的方式展开“田野调查”与“有现场感的写作”。

“中国诗人田野调查南岳写作计划”发起人周瑟瑟介绍:“诗歌人类学”是一种写作方法论,更是一种古老的诗歌精神的恢复。当代诗歌更多依赖个体的生命体验,而这种生命体验是最天然的经验,获取的重要途径之一就是走向户外,进入“诗歌人类学”的原生地带。南岳衡山是中国南方文明的重要发祥地,炎帝、祝融曾在此栖息,佛教“一花五叶”成为禅宗主流,道教洞天福地、湖湘学派由此发韧。“第二届衡山诗会·中国诗人田野调查南岳写作计划”通过生活现场的体验,获得鲜活、生动与独特的内心感受。无疑,这是一次在南岳星空下的写作,也是一次成功的“走向户外的写作”。在山雾浸润中谈诗论道,寻找关于时间、自然、生命等人类陌生的经验,感受日月星辰、草木虫鸣……诗人、艺术家们为南岳的生命体验所震撼。“南岳写作计划”,正是以这样的“田野调查”的实践,构建“诗歌人类学”的当代诗歌文明,从南岳衡山传统的现代性中去实现自我启蒙。

5日,在南岳山上举行了“诗人田野调查衡阳论坛”,对诗人田野调查的意义与路径、当代诗歌写作的未知性等进行了讨论。论坛由陈群洲主持,梁尔源致辞,宾歌介绍了当代衡阳诗人写作现状。

周瑟瑟阐述了诗人田野调查的观念、方法与原则。他着重强调了诗人田野调查的五个原则:一、要像行脚僧乞食一样走向每一户人家,不要事先联系,更不要有任何准备,但要记录对方反应、周边环境与内心感受。与被调查者第一时间接触的体验非常重要,要记住对方的表情变化、动作语言,尽可能不要放过每一个细节,哪怕被拒绝,也是田野调查过程中正常的事情。自身的体验与感受是田野调查中最为重要的收获。二、注重用自身的感受进入一个村庄(或空间)的地理环境、历史人文,而不是急于收集简单的概念与枯燥的数据。三、要有建立田野调查样本的意识,深入到原居民的起居室、厨房、仓库与后院,感受原居民的生活气息。四、通过一个个具体的村落(街道、空间)与原居民生活样本调查,获得当下生活的现场感与元经验,回答“传统的现代性”这一命题。五、每一次田野调查都是一次未知经验的获得路径,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不做任何的预设,只是回到生活元现场,通过这样的方式自我启蒙。

《诗潮》主编刘川认为:诗歌田野调查,有可能是解决当代诗歌自身困境的一个重要办法。当代诗歌因为过度的“虚拟”性,任由想象代替经验,任由“诗意”代替价值,导致诗歌不能表达真实。而倡导诗人走向“田野”,尤其是走向社会,走向人群,走向世界的复杂维度,首先解决了诗人书斋知识系谱的扁平不足、激活了原创冲动。其次,诗人借由站入现实维度之中,使书写和现实发生“互文”关系,诗人不再是旁观者,而是现实的调查者、介入者、干预者,写出的作品,才具有历史感;最后,因为诗人把自己置身于现实,写作的完整坐标系便得以建立,依靠他者经验、他者思想的虚拟写作将被个体意识的复苏而取代,通过觉知,达到觉醒。一个恢复了自我感知力、自我思辨力的诗人,将打破古典主义窠臼,自觉而致力于诗的现代性书写。当然,走向田野,不是简单的社会现象调查风物扫描,而是深入当代、深入各种事物幻像背后的真实,继而达到深入自身——认识人。而获得这样的思,才可能让虚拟的“诗意”变成价值的诗意。

《深圳诗人》执行主编、《猛玛象诗刊》特约主编李犁认为:当代背景下的诗人要耐烦。这是诗人能写出诗和能实现诗歌技术的基础。耐烦了,才能保持长久的镇静和平静。这两天,我们去大庙、寺院,这些地方就是磨炼心志,让我们耐烦,进入平静和干净的方式。真的入定入境了,不仅是干净宁静,而是绝静,绝静就是静到极致,真的静和净,就是天静。静净到此,就能天真,听见天籁了。灵魂就飞升出窍了。佛教的说法就是禅境了。人们每天都在经历着烦闷与无聊、琐屑与日常化的考验,包括孤独和利欲的侵略和诱惑,成大事者一定会淡定又坚定地跟随自己看见的光明走下去,而且有节奏和韵律。这一点非常像时钟,旧城堡里的古钟,老派的执着而顽固。不论世道怎样的风卷云涌,褪色的只是容颜,内心的步伐整齐而从容,且一丝不苟。做到这些,人的心神才能保持绝对的沉静,而沉静的极致就是灵魂出窍,能看见肉眼看不见的风景,这就是诗,就是灵感莅临了。应了《菜根谭》里说的,只有宁静心神才会明而亮,随之才能发现人性的真正本源;也只有在闲中气概才可舒畅悠闲,随之才能窥见真正的灵魂;一个人只有在淡泊明志中内心才会像平静无波的湖水一样谦冲和蔼,于是也就能获得人生的真正乐趣。简言之,就是:静中见真境,淡中识本然。这就是“诗人田野调查”给我的灵感和启示,“诗人田野调查”是解决诗歌写作的根本途径,是对诗人心灵的焕发,让诗人从这里出发,向着人性的真相以及诗的真髓:美和意境。

诗人、艺术家黄明祥在南岳衡山拍摄了实验“作者电影”《磨镜台》,他以参加“中国诗人田野调查南岳写作计划”的诗人为主要对象,记录日常生活的细节,影片中几乎没有具体一以贯之的故事,而是充分运用影像的拼贴结构,以散文的方式完成诗歌的指向,表现道一所修的北宗渐悟与怀让所修的南宗顿悟,以及当代诗人在南岳的写作生活。

6日下午,在衡阳市新华图书城“城市会客厅”举办了周瑟瑟诗集《世界尽头》分享会。宾歌主持了当天的活动,陈群洲、刘川、胡茗茗、罗广才、萧萧对《世界尽头》进行现场点评。周瑟瑟从他近年语言的变化,谈到写作的未来性,他认为当代诗歌被暂时的“有效性”困住了,能走出眼前的“有效性”的写作太少了。这是他最新创作成果的一次集中展示,也是用具体文本解说“走向户外的写作”与“诗歌人类学”。整整一个下午,衡阳诗人、读者和周瑟瑟进行现场互动对话。周瑟瑟、胡茗茗与衡阳的孩子们朗诵了多首作品。

活动期间,还举办了佛道文化学术讲座和“南岳诗歌朗诵之夜”。

衡阳市作家协会主席陈群洲说,“衡山诗会”以外地诗人、艺术家在南岳体验生活与现场写作为主,本地诗人参与。南岳衡山丰富的人文资源是创作的源泉,“在南岳写作”成为了一项有吸引力的“写作计划”。本次“在南岳写作计划”的全部成果将结集出版。

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梁平,湖南省作协副主席胡丘陵,湖南省诗歌学会会长梁尔源、常务副会长罗鹿鸣,衡阳市作家协会主席陈群洲,衡阳诗歌学会会长宾歌,《诗潮》主编刘川,《花城》副主编李倩倩,《北京文学》编辑黑丰,《卡丘》诗刊主编周瑟瑟,《深圳诗刊》执行主编李犁,《天津诗人》诗刊总编罗广才,诗人、艺术家匡国泰、黄明祥、胡茗茗、李成恩,新西兰诗人、导演萧萧,衡阳本土诗人尹朝晖、张沐兴、徐仲衡、冷燕虎、法卡山、也人、天晴了、边志高、黄峥嵘、李霞、周珊等参加活动。

(李 霞)

诗人周瑟瑟。

诗人周瑟瑟。

出席论坛诗人合影。

出席论坛诗人合影。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