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叶《她》新书分享会举行:女性的困境梦境和心境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文竹 如黛
 乔叶《她》新书分享会举行:女性的困境梦境和心境

[导读]6月1日,河南省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乔叶携新书《她》做客北京单向空间·朝阳大悦城书店,与读者开展近距离分享交流活动。

分享会现场 (2)

分享会现场。

紫荆网6月7日北京报道:河南省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乔叶6月1日携新书《她》做客北京单向空间·朝阳大悦城书店,与读者开展近距离分享交流活动。本次分享会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与单向空间主办,汇聚读者近百人,70后著名作家徐则臣、实力派作家张楚也作为嘉宾出席了活动,与乔叶畅谈女性困境、梦境和心境。此外,三人还就创作、婚姻生活等话题进行了探讨。

分享会现场,乔叶表达了自己在撰写新书时的心得与体会:“为了这个小说集的出版,我梳理了一遍自己的中短篇作品,发现近几年我书写女性时,有回归的意味。就像我早期写小说时不想带有河南印迹一样,前些年写女性时,我也希望自己是中性视角,有意淡化女性印迹。但是近几年,我深刻地认识到,对于一个作家而言,地域基因和精神基因特别强大,这其实是一个必然回归的过程。我逐渐深刻地认识着自身的性别处境,想把自己作为认识女性的一个窗口,探索与表达她们的困境、梦境和心境。”

此外,乔叶还对新书进行了简单的介绍:“《她》中的九篇小说里刻画的女性人物,每一个都像我的姊妹一样。《走到开封去》有些出世,写一个年轻女性与一个不太熟悉的男性走到开封去的故事,我自己感觉还蛮有意思。《零点零一毫米》写一个已婚女性在遭遇强暴时,递给施暴者一个安全套。这种情况在西方社会不成问题,放在中国,男性是否能接受他的女朋友或妻子,为了自身防卫,在包里备着安全套?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敏感也非常有意思的问题,我想知道,看似坚实的感情,因为很微妙的安全套的存在,会带来怎样的道德困境或难题。”

在嘉宾分享环节中,张楚评价,乔叶是“70后”代表性女作家之一。她的小说特点十分明显,一方面是强烈的女性意识,一方面是浓厚的社会性。《妊娠纹》写一个已婚的中年女性,她不满足于平庸的日常,对生活的不确定性充满向往,渴望新的感情出现,又害怕新的感情出现。从“妊娠纹”这个女性独有的生理现象引申开来,从日常性到非日常性,从单一层面到多维立体,展现了乔叶强烈的文体意识和高超的叙事技巧。这是一篇完成度非常高的小说。总的来说,乔叶的小说语言很有个性,像“竹叶青”酒,活色生香,后劲足。

徐则臣指出,乔叶的描写很细腻、敏感,小说的细节也都充满了人间的烟火气,红尘滚滚。《她》这本小说集,九篇小说全是以女性为视角、为主人公来写的。他阅读的时候,后背一阵阵发凉。《她》写的是女性,指向的却是男性。每篇的女主人公都极其敏感,对男性的分析、考验,像外科的手术师。不同于“50后”“60后”的宏大叙事、家国叙事,“70”后热衷于书写鸡毛蒜皮的日常生活。小说集《她》中,除了《深呼吸》涉及宏大的抗日背景,其他篇目都是“室内剧”。这并不能说明“70后”的创作格局小,野心不够。烟火人生写得扎实,写得到位,会升腾出另外一种东西,一种抽象的东西,一种更深入的思考。乔叶的《良宵》《黄金时间》《零点零一毫米》等呈现出来的复杂性、混沌性,表明她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越来越深入。

在嘉宾对谈环节中,三位老师对新书内容、创作以及婚姻生活等话题进行了交流。乔叶认为,“作品大于作家”,是她一直以来努力的方向。大家所认识的现实有很多暧昧、复杂、残酷的东西,这正是她想探索的。

“《她》呈现出的很多婚姻问题,对中年人来说非常及时,可以称之为‘家庭生活的教科书’。男性应该认真读一读,好好反思一下,深入了解女性解放的路。”徐则臣在现场对《她》做出这样的评价。

当谈及婚姻生活的单调琐碎,乔叶表示:“日常与庸常是两码事,世俗与庸俗也是两码事。日常与世俗可以,庸常与庸俗是有问题的。夫妻之间要有一定质量的感情生活、精神生活。这中间的界限很难说清,鱼在水中,冷暖自知吧。”

在分享会的尾声时,有读者提问乔叶“哪些作品体现了您个人的经历?您认为女性一生中最重要的是什么?”乔叶表示,《最慢的是活着》中,百分之四五十是她的真实经历,“不过,小说是复杂的化学反应。诚实地说,所有的写作都是自传。写作者笔下的每一个人物,甚至每一个场景都是他心灵的眼睛所见,都是他内心世界的反映。女性心理容易陷入弱势,因此重要的是要‘让自己有光’,不要‘向别人要光’。还有,《她》探讨的不是女性觉醒的问题,而是如何深度认识自我的问题。”(作者 文竹 如黛)

分享会现场。

分享会现场。

分享会现场 (1)

分享会现场。

责任编辑:李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