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中国诗歌排行榜》首发式在京举行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胡青松

[导读]2018年元月11日下午,《2017年中国诗歌排行榜》首发式暨诗歌朗诵会在北京国际展览中心举行。

周瑟瑟在首发式上介绍该书的编选。

周瑟瑟在首发式上介绍该书的编选。

2018年元月11日下午,《2017年中国诗歌排行榜》首发式暨诗歌朗诵会在北京国际展览中心举行。江西出版集团中文天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浩在致辞中表示,作为全国一流的文艺类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近年来推出了一大批文学精品力作,成为重要的文学图书品牌。《2017年中国诗歌排行榜》一如既往地彰显了百花洲文艺出版社的追求,也为中文天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打造诗意的公司,提供了有力支撑。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长兼总编辑、著名作家姚雪雪出席了当天的活动,姚雪雪认为:出版好诗集,关注年轻诗人的成长,让优秀诗人聚集在年度选本,通过现场读诗、谈诗的方式拉近与读者的距离,这是岁未年初最温暖的事情,诗歌里有生活与时代的现场,语言创造奇迹,好诗呈现心灵,我们永远与好诗在一起。

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本书主编邱华栋因工作原因无法来到现场,他发来微信表达了他的感谢:感谢所有诗人对本年选的支持,我们尽最大可能把年度优秀诗歌选出来,并以清晰的面目出现在读者面前,诗人的信任让选本获得了力量,每年有新动向,每年坚持文本第一,有所侧重,但愿今年会更好。

本书编选者周瑟瑟在活动现场介绍了他的编选观念与方法:没有最好的选本,只有更好的诗与诗人,年选要做到大而全、广而深、精而准,其实并不容易。我与邱华栋每年都会为此而烦恼,但我们力求找到选本的切入点,以诗选人,以诗人的年度综合表现来整体取舍。年度十大诗人,并不是社会上那些评选搞法,这是基于我们的判断,我们的判断是要有足够的持续奔跑的耐力与速度。

周瑟瑟在本书编后记《大河奔涌》中写道,中国新诗的大河波涛滚滚,奔涌百年,我们都是这条大河中的角马,不过张着血盆大口的不是鳄鱼,而是我们自己,是我们的诗歌观念某些时候的粗暴、落后与陈腐,我们行动的庸懒、迟钝与僵化,这些都是中国新诗大河中最致命的杀手,因为麻木而自己杀死自己,这样的事就发生在我们中间。虽然我们看到从马拉河中逃出来的角马在原野上自由奔跑,但被咬死的大有人在。目前写诗的人数,无法统计,马拉河上挣扎的有多少角马,也无法计算。把诗写坏的占大多数,写得半途而废,属于玩票的也不少。真正能从自身的“血盆大口”中逃脱而出的写作者才会获得诗的自由。我们就是想看到从诗歌的马拉河中冲向彼岸的好诗人。今年以年度十大诗人的方式挑选出诗歌的角马。我们倾向于挑选那些年幼的浑身冒着一股子倔强脾气的角马,哪怕这只角马刚刚冒出来,只要有新鲜的劲儿,敢写敢往前冲的新人,我们看到就喜不自禁。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副主任孙晓娅说:《2017年中国诗歌行榜》编选体例新颖显明,面项开阔丰富,以好诗为唯一准则,多维度考量甄别,编选体例独特前沿,包容中不乏精准,归类中突出诗人身份定位与创作个性,彰显多重艺术风格与审美指向。其核心编选宗旨是选出“从诗歌的马拉河中冲向彼岸的好诗人”(周瑟瑟的后记语),如是,通过一年诗歌编选集萃成功提现了当下诗坛创作的过去时、现在时以及未来时态,是一部难得的有活力有思想有个性有现场感的年度诗选。这一方面确立了选编的权威性独特性,也使得它在众多年度诗选中卓然而立。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翻译家汪剑钊说:在坊间诸多诗歌年选和排行榜中,邱华栋与周瑟瑟的选本向来以选择面广泛、切入点新颖、艺术标准高严著称。2017年的排行榜也不例外,今年在年度诗人之后便由“00后”诗人向“50后”诗人的逆向伸展,既是对诗歌史的尊重,又标示出对创造之锐气和探索的嘉勉与鼓励;至于各类别的“十大诗人”的推出,既是对个体的诗艺褒奖,也意味着该文体或领域本身的值得肯定。周瑟瑟在编后记中说,2017年的中国诗坛如大河奔涌,角马竞渡。不过,我却从末编的“点将录”中体味到的是“弱水三千”的困难与苦心。

诗人小说家程维说:百花洲文艺出版社的《中国诗歌年度排行榜》已是一个在诗歌界广有影响力的年度品牌选本,排行榜的设立既有独到创意,又有权威性。一年中最好的诗人的佳作都呈现其中,尤其排行榜的设置,如“十大小说家诗人”“十大艺术家诗人”等,既定位精准,又选出了有特点的代表性诗人作品,更有鲜明的特色,也可见这是一个在当今众多年选里最具编选匠心的选本。

诗人西娃说:邱华栋、周瑟瑟每年推出的年选,都让人眼前一亮,这源于他们的编辑理念与一颗较真的心。今年全以各种“十大诗人”命名,给人一目了然之感。一个有广阔涉猎与专业眼光的诗人推出的年度总结,老诗人和刚刚冒出来的诗人都在这里出现。这是又一部用心编辑的书。我在里面读诗歌,也在里面读诗人的别的爱好、状态、职业……信息量极其大,很丰厚。装帧大气且美。读来最让人痛快的是后记,这让我想到周瑟瑟的诗歌朗诵:摇滚。玫瑰枪炮。在个人的独到气质和家乡的口吻。

诗人安琪说:岁末年初,各类年选纷纷上市,目前我所能想起的年选不少于15种。每位年选主编都竭尽所能,找到与众不同的切入点。邱华栋、周瑟瑟兄的年选真正体现了“排行榜”风格,借鉴榜单方式,分门别类,每个类型推出10位优秀诗人,就像年度聚焦一样,令入选诗人感受到一种鼓励、一种荣光。邱华栋、周瑟瑟均具有编写双重身份,既是创作力旺盛的优秀诗人,又是行动力超强的诗歌编选家,他们的存在,有力反驳了涌动于诗坛的一种逻辑不通观点,即“低调等于写得好,高调等于写不好”,那些为诗歌做事如周瑟瑟的通常被认为高调。

诗人叙灵说:2017年各种诗歌活动精彩纷呈,在这种喧嚣热闹的诗歌激流与场域之下,总有一批实力派诗人甘于寂寞,他们潜入生活的深层处,并在诗艺上精益求精,力求在诗歌文本方面有所新的探索与突破,承担一个寂静诗人应有的责任与使命。诗歌是一门捕捉瞬间的艺术,寂静诗人的任务与责任,便是以敏锐的视听捕捉生活缝隙的每一个鲜活的瞬间,并用精确的语言与技艺,生动地把这一切加以呈现出来。所以,诗歌总是在寂静的某个时刻自动呈现。

《山东诗人》主编马启代说:没有理由不喜欢这本年度排行榜,不仅因为它的编者都是优秀的作家和诗人,都有着60后的身份,重要的是它已形成自己的编辑思路、审美原则和精神追求。它像一座山,年年长高,不断把新的、年轻的诗人推向山顶,这种从00后、90后、80后……编排的体例不能说是独创,却是我见到过的把年度记忆和代际诗人、优秀诗篇深度结合的典范,籍此,它形成了历史纵深和诗美高度的契合,而它打破世俗职业界限的排行又突破了诗坛本身的局囿,视阈横跨整个艺术界、触角伸向整个社会的现实场景和精神领域,直接抵达了这个时代的诗意。但它更是一条河,有着时间的长度、精神的宽度、思想的锐度和灵魂的亮度,波光粼粼的浪花每一朵都在前行。编者邱华栋和周瑟瑟用2017年这一个横断面,透视和展现出的波澜壮阔和深邃高远成为我们不断回首当下诗歌创作和人文景观的坐标。

《天津诗人》诗刊总编罗广才说:邱华栋、周瑟瑟版的《中国诗歌排行榜》已经走过了五年的风雨历程,五部厚重的“排行榜”,不是圈子选圈子的“诗坛五环选本”,所选作品来自报纸、杂志、出版、网络、微信在内的各类媒体形式的所有应用层面,让更多的被视野、心胸和职业操守遮蔽的诗人们释放光彩;同时也为诗歌的新生力量——00后、90后诗人预留了足够宽阔的舞台;五部厚重的“排行榜”,是五部不可复制的、大胆的、实践性的选本,这是真正和诗歌在一起,和光荣在一起的诗歌选本,它不愧为“中国年度诗歌年选的金名片。”

“00后”诗人铁头说:我们这些00后能进入这个榜单很不容易,写诗表达的是我们内心的想法,写诗不是大人的专利,我们也可以尽情的发挥想象。妈妈问我是否关注自己的诗被选中,我说自己除写诗,别的并不知道。我除了兴奋以外,眼下我更关注家里饭菜是否好吃,自己的数学成绩是否能提高,小升初是否顺利,同学能否周末约着一起去打球,老师对我们的态度好不好等等。学习很忙我以前每天一首诗,现在每周写两到三首诗。《2017年中国诗歌排行榜》关注到我们这些小孩的诗歌,对于我来说是一种鼓励,这个诗歌排行榜与众不同。

“00后”诗人姜馨贺说:我已经不只一次进入《中国诗歌排行榜》的“00后10大诗人”行列了,但这一次对我来说很特别。这一年,是我写诗以来很不同寻常的一年,可以说是一个转折点。我的诗歌写作发生了很大的改变。“2017年排行榜”的入选,是对我这些改变的发现和认可。在2017年我第一次参加诗会,并且陆续参加了4场。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了那么多好诗,遇到了那么多不同风格的诗人,感受到他们对诗歌的理解、他们的创作方式,让我大大开阔了眼界。我第一次明确地意识到:自己一度把写作看得过于严肃,下笔过于拘谨,顾虑太多。我就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其实我最初的写作并非如此,我是慢慢地变成了这样。参加完诗会后,我的诗风大变。这是我写作的一次清零和解放。我认为:用自己最自然的语言,写身边发生的事,日常化随心所欲的写作,才是最本真、最有说服力的写作。像一个软件,诗需要不断更新。就算是年轻的00后诗人,也需要不断突破自己。

“00后”诗人姜二嫚说:总觉得2018年,我会有不同寻常的好事情发生,说不定就是从这个诗歌榜开始。或许从小冰跟我一起成为“00后10大诗人”开始。我很开心进这个榜,这个诗歌榜就像一扇门。如果我没有进这个榜,我只能从门缝往里偷看。现在入选了这个榜,我就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进去。我相信在这里,我会遇到很多好诗人。我可以读到更多他们的好诗。这些好诗会引导我,写出更多的诗。在此之前,是我读到的那些好诗,教会了我怎么去写诗。就像那些坏诗教会了我,如何去辨认诗。新的一年,我会写出很多好诗,以此来感谢你们!

央视新闻主播、诗人崔志刚在现场朗诵了入选本书年度十大诗人之一的张执浩的诗《写诗是……》:“……写诗是五岁那年我随哥哥去抓乌龟/他用一根铁钩从泥洞里掏出了一团蛇/至今还记得我的尖叫声/写诗是记忆里的尖叫和回忆时的心跳”,朗诵艺术家金敏洁朗诵了周瑟瑟的诗《林中鸟》:“父亲在山林里沉睡,我摸黑起床/听见林中鸟在鸟巢里细细诉说:‘天就要亮了,/那个儿子要来找他父亲。’……”引起了现场读者与诗人们的共鸣。北塔、孙晓娅、马启代、罗广才、王旭明、姜馨贺、姜二嫚、叙灵、桂杰、程维、圣歆、唐晴、黑丰、孤城、苏笑嫣、刘傲夫、李荼、郭宗忠等诗人、评论家先后发言与朗诵。

参加当天活动的诗人、评论家、翻译家还有谷禾、汪剑钊、安琪、花语、洪烛、张后、张成德、王爱红、陈红、宋楠楠、宋壮壮、马文秀等,以及从温州、天津、深圳、济南、银川、南昌等地赶来参加首发式的诗人段光安、张秋玲、普元、唐荣尧等。

有读者此前在微信上说希望能够看到机器人小冰出现在首发式现场,因为小冰入选了本书00后年度十大诗人,周瑟瑟在活动现场转达了有关方面的回复,机器人太大,只有等合适的时机了。还有读者提出可否花钱请小冰为自己写一首诗,周瑟瑟以个人名义说,你很幽默,但应该没有这个可能。青年作家朱强主持了当天的活动。(胡青松)

央视新闻主播崔志刚在首发式上朗诵张执浩的诗。

央视新闻主播崔志刚在首发式上朗诵张执浩的诗。

教育部原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在首发式上讲话与朗诵。

教育部原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在首发式上讲话与朗诵。

诗人姜二嫚发表感言、朗诵。

诗人姜二嫚发表感言、朗诵。

首发式现场。

首发式现场。

部分嘉宾合影。

部分嘉宾合影。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