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配南岳 岳飞金兀术对峙中原的金代符号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刘 林

[导读]打开中国版图,以淮河-大散关为分界线,代表天下的五岳中的四岳已被金兀术收入囊中,对于南岳的觊觎,成了金兀术心头一大心病。

南岳庙。(记者刘林 摄)

南岳庙。(记者刘林 摄)

文/记者 刘 林

总感觉,在中国古代的历史长河中,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金戈铁马。

公元1125年,距今已经892年,彼时,山河呜咽,大地苍凉。

这年十月,日益崛起的金朝兵分两路席卷大宋,铁蹄过处,草木凋零。

任行军万户的金兀术所在的东路军自平州(今河北卢龙)出兵,旋即克燕京(今北京)、中山、真定、信德……进而直取北宋都城汴京。

金兀术乃金朝名将,本名完颜宗弼。清代钱彩《说岳全传》云:完颜宗弼为赤须龙转世,头戴一顶金镶象鼻盔,金光闪烁;旁插两根雉鸡尾,左右飘分。身穿大红织锦绣花袍,外罩黄金嵌就龙鳞甲;坐一匹四蹄点雪火龙驹,手拿着螭尾凤头金雀斧……

金兀术自少年就随从父亲完颜阿骨打起兵反辽。公元1121年,金兀术初次披甲。次年正月,在一次偷袭辽天祚帝的行动中,金兀术弓箭用尽,顺势夺过辽兵刀枪,独杀8人,生擒5人,为自己赢得了“少年勇锐,冠绝古今”之美誉。

但雄心勃勃的金兀术没想到,宋康王赵构在应天重整河山后即皇帝位,继而在临安站稳脚跟,金兀术的克星——抗金名将岳飞横空出世。

说到岳飞,我们自然会想到他的《满江红·怒发冲冠》: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几度血雨腥风的厮杀,金兀术自觉此宋非彼宋,拿下南宋绝非易事,于是,宋金议和。从此,东以淮河为界,西至大散关,以北属金,以南属宋。波澜壮阔的中国历史进入宋金对峙时期。

打开中国版图,以淮河-大散关为分界线,代表天下的五岳中的四岳已被金兀术收入囊中,对于南岳的觊觎,成了金兀术心头一大心病。

无法占领南岳,没关系,造一个南岳出来,不就完成了一统天下的宏愿了吗?

于是,虚荣的金兀术命令驻扎在河南登封金店的金兵大兴土木,在当地修建了气势磅礴的南岳庙,在檐下挂起“位配南岳”的牌子,不仅如此,还在金店二字前面加了一个“大”字,名曰:大金店。

这下好了,不仅夙愿圆满,还好给领导交差,两全其美。

如今,近900年的南岳庙作为一个意义丰富的历史理想符号,不仅见证了宋金对峙态势,更见证了两朝名将的赫赫威名。

在大金店千年古街,南岳庙赫然独立,静静地守望着曾经金戈铁马的一段历史。

责任编辑:杨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