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群杰:父辈爱情是艰难岁月里的成全与坚守

来源: 中华女性网  作者: 莫 兰

[导读]在刚刚携《油菜花儿开》于第50届休斯顿国际电影节上斩获本年度REMI白金奖载誉归来的编剧、制片人李群杰看来,至真至纯的爱情永不过时,它不会被岁月的淘漉所磨灭,亦不会因时代的更迭而佚失,反而因难得而愈发动人。

制片人李群杰。

制片人李群杰。

(原标题:父辈爱情:艰难岁月里的成全与坚守——专访电影《油菜花儿开》编剧、制片人李群杰)

中国妇女报·中华女性网记者 莫 兰

爱情,是人类永恒的母题。然而,在这个人心复杂浮躁、情感日益廉价而快餐化的时代,还有什么值得恪持和坚守?在刚刚携作品《油菜花儿开》于第50届休斯顿国际电影节上斩获本年度REMI白金奖载誉归来的编剧、制片人李群杰看来,至真至纯的爱情永不过时,它不会被岁月的淘漉所磨灭,亦不会因时代的更迭而佚失,反而因难得而愈发动人。

“不合时宜”却催泪的年代戏

年过不惑的李群杰生于河南太康,乃是时下最流行的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斜杠青年”——作家、诗人、散文家、资深媒体人、编剧,现为中国行为法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北京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央某法制类媒体社长助理。《油菜花儿开》是他的第六部影视作品。

由一曲二胡道情音乐引出的《油菜花儿开》,层层铺陈的是豫东平原上一段跨越30年的父辈爱情故事。

国家非遗剧种道情剧团来李村演出,琴师李国栋表演二胡独奏时突然晕倒,竟成植物人。孰料一阵二胡琴声居然令他有了肢体反应。儿子李保国循声找到拉琴者——痴迷油菜花的老太太常保华,由此揭开了一个深埋多年的秘密。

上世纪七十年代,常保华因父亲的历史问题受到牵连,同母亲从重庆躲到了太康乡下,与已跟两代恩人之女周娅订下包办婚约的农民李国栋赤诚相爱,遭到双方家长的强烈反对。李国栋的父亲用一招“狸猫换太子”骗他成亲,新婚之夜李国栋方醒,痛不欲生。已有身孕的常保华忍痛写下绝交信,回到重庆并生下儿子李保国。周娅得知常保华为了照顾孩子无心准备高考前程尽毁,央求常保华的表哥将李保国交由她与李国栋抚养。周娅待李保国视如己出,雨夜背他求医不幸流产,从此不能生育。最困难的时候,李国栋要将与常保华的定情二胡卖掉,被周娅一把夺回并卖血让全家度过了难关。周娅积劳成疾去世。常保华挂念李国栋,一直未嫁。最终,常保华的琴声唤醒了李国栋,历经磨难的二人终于团圆。

故事并不复杂,与某些鸡飞狗跳、从开头互撕到剧终的家庭伦理剧相比,甚至显得有些“乏味”和“俗套”。李群杰承认,在今天,这样一部具有强烈年代感、追忆父辈单纯质朴而饱含命运悲剧色彩的影片是不讨喜不合时宜的,它叫好,但不叫座。然而,透过这种不合时宜,观众从中可以窥见爱情最本质最本真的内核,更能抵及每个人内心最干净最柔软的一隅,戳中你的泪点。

影片在河南点映时,不少观众哭成了泪人儿:“哎呀,我从来没看过这样的戏,哭得不得了,从头一直哭到尾。”“写得很真实,俺那时候就是这样。”

一位老导演抹着眼泪说:“我导了一辈子电影,没想到这么一部‘漏洞百出’的电影,让我哭了三次!”

艺术没有国限,在今年的迈阿密电影节上,尽管个别方言听不太懂,但很多外国专家看后都流下了热泪,急切地打听李群杰到底是谁。

正是这种接地气的至纯至真,为这部影片带来了诸多荣誉:2015年受邀参加第24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2016年受邀参加亚洲新媒体国际电影节、第三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第25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2017年3月,在第34届迈阿密国际电影节上斩获最佳制片人、最佳男配角、最佳新人奖三项大奖。夹在众多大制作大手笔的片子中间,从豫东大平原的沃土中拔节抽穗的《油菜花儿开》正如其名,不起眼,不华贵,却泼辣辣地充满盎盎生机。它不会火得烫手,但会真得烫心。

给已故老父亲的迟来献礼

这部影片之所以动人心弦,是因为它足够真——它脱胎于李群杰老父亲的真实故事,并揉进了众多晃动的乡土人物的影子:爷爷、奶奶、父亲、母亲、乡亲们,还有一位父亲至死不能忘怀的女人。

在李群杰的眼里,父亲善良热心却窝囊无能,脾气暴躁,祟尚“棍棒教育”,父子俩关系多年以来始终剑拔弩张。及至中年,不惑的他读懂并谅解了父亲。刚硬的父亲老了,也柔软许多。

2013年,父亲罹患癌症,宣告不治。大限将至,母亲把李群杰唤到跟前:“你大(河南话,指父亲)想见见那个凤英(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此处为化名)。”

李群杰小时候听说过,父亲之前还有一个包办的妻子,两个人没有感情,结婚三年不曾同过房。在父亲最困难的时候,凤英始终在背后默默支持他,爱他,把衣服首饰都卖了养活他,不让他饿着,却没能把他那颗心给捂热。之后,两人离婚,又各自再婚。

李群杰一打听,得知凤英家已是一大家子几十口人,丈夫也健在,过得平静幸福,而她从未提过这段婚史。如果前夫突然找上门来,让满堂的儿孙怎么想?她又将如何自处?

“真要见了,对得起我爹了,但对不起人家。我果断地告诉母亲:不行,这样对人家太残酷,他俩不能见。”李群杰硬起心肠,坚拒了父亲最后的愿望,却试图以另一种形式来弥补他的遗憾。“我跟父亲谈了,说正在创作一个有关他的剧本,本来是温情热闹的走向,但现在会将他的故事揉进去,当作对他的告慰。这一想法得到了父亲的首肯。”

在影片中,李群杰还特意植入了家乡太康的道情元素。太康道情被列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太康县有“中国太康道情之乡”之称,对生于斯长于斯的李群杰而言,从小他就坐在台下痴迷于父亲的二胡道情音乐,道情就是他的根,他的魂儿。来自文化部门的权威数据显示,1959年我国尚有368个剧种,目前只剩下了286个,平均每两年就有3个剧种消失。其中,全国有74个剧种包括太康道情在内只剩下一个职业剧团或戏班,它们共同的名字是“天下第一团”。李群杰对此深感痛心,希望能当一个“遗失的艺术”的传道者,藉此把与父老乡亲血脉相连的道情文化因子向四面八方播洒出去。

历经50多遍的反复修改,《油菜花儿开》剧本成形,影片于2015年7月杀青。然而,羸弱的老父亲却没能等到这一天,于2013年10月溘然长逝。时隔4年,李群杰仍迟迟无法走出丧父之恸,他只愿父亲在天之灵有知,能看到儿子双手捧上的这份迟来的献礼。

女性的悲剧刻着时代的烙印

在《油菜花儿开》一片中,父权控制之下的女性角色的命运饱含着浓烈的悲剧色彩,而她们的退让和隐忍也引发了一些质疑的声音。

对此,李群杰表示,影片中的女性形象基本都是正面的,缘于设置角色时的刻意为之。“她们都是我的父辈,我特别尊重她们。我母亲就是默默奉献、牺牲自己来成就别人,这就是传统的中国妇女。常宝华和周娅分别代表了城乡妇女的形象,这里边没有坏人,只有命运的捉弄和无奈。另一位老师曾想过通过设置她俩矛盾激化来制造戏剧冲突,但我不能牺牲她们来成全我。即便因此而冲突不够、不抓人,我也认了。”

李群杰坦言,这两个女人的悲剧命运是当时特殊的历史背景造成的,深深地刻着时代的烙印。影片对于传统女性坚贞、隐忍、牺牲、奉献的性格刻划,是基于对过去年代及乡土社会进行真实展现的目的,更多立足于悲悯同情的创作态度,而非赞美和褒扬,更不是将其作为一种道德标准来宣扬。

“现代女性更加独立自强,她们追求的是一种平等的爱情,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从一而终观念如今应该摈弃。常保华就是一个主动追求爱情的女性。我所想弘扬的是,一种对传统的坚守、一种素朴的价值回归。不管时代怎么变迁,两个真心相爱的人要互相包容,互相忍让,换位思考,珍惜那份爱。付出了,奉献了,只要他不是个傻子,到死他也忘不了。这是可以超越时间与生死的大爱。”李群杰表示,“我未来的作品将会与时俱进,尝试新的思维方式,传统精华会汲取,糟粕会剔除。”

责任编辑:伊 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