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凶者也》里的黑色幽默 为了20万杀人至于吗

来源: 南方周末  作者: 佚 名
《追凶者也》里的黑色幽默 为了20万杀人至于吗

[导读]“看着挺好的一个中篇,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没拍,叫《一个人的张灯结彩》。”刘烨至今记得小说的名字。2014年他收到《追凶者也》的剧本,“那肯定要跟他合作嘛”。

“憨包,憨贼……”参演曹保平导演的电影前,东北人刘烨每天练习云南话。

刘烨在电影《追凶者也》中的角色,是云南一个小县城里土生土长的修车工,说方言。曹保平是山西人,跟刘烨一样不会说云南话。曹保平在北京电影学院带编导专业的研究生,其中有一个云南人。于是曹保平让这个小老师天天跟着刘烨,帮他恶补方言。

《追凶者也》在云南开机时,刘烨还在北京拍另一部电影。每天拍戏空隙,刘烨就拿出台词本,跟着小老师一句一句抠。

刘烨2002年参演电影《巴尔扎克与小裁缝》时,学过四川话,原以为这次会很轻松。“其实云南话跟四川话完全不一样,云南话‘摩托车’叫‘墨拓车’,‘这种事情’叫‘纸重事情’,音调都是往下的。”刘烨学过的四川话反而成了干扰,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也是学外语似的,在每个字上标上拼音,标上读的是zi还是zhi,就那么学。”

这是刘烨第一次跟曹保平合作。刘烨曾经看过曹保平2008年在云南拍摄的电影《李米的猜想》。电影上线不久后,曹保平找刘烨合作,给他看了一部中篇小说,讲的是一个追凶的故事。

“看着挺好的一个中篇,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没拍,叫《一个人的张灯结彩》。”刘烨至今记得小说的名字。2014年他收到《追凶者也》的剧本,“那肯定要跟他合作嘛”。

2003年他与舒淇在云南搭档出演电影《美人草》,凭借此片获得2004年金鸡奖的影帝。2015年重回云南拍摄的《追凶者也》,又让刘烨拿到上海电影节金爵奖影帝。

加了“也”会戏谑一点

《追凶者也》剧本最早的名字,叫《吊水岩杀人事件》,剧本取材于真实事件。2007年,贵州六盘水农民代天云被人杀害,他的五个哥哥自发行动,万里追凶。

编剧张天辉据此写成故事,送去参加了2013年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金字奖评选。曹保平是金字奖组委会的执行主席,这正是他感兴趣的那种剧本。曹保平电影《烈日灼心》的剧本,来自女作家须一瓜的小说《太阳黑子》,故事的原型也是真实案件。

最终张天辉的剧本获得金字奖“最佳扶持剧本奖”。曹保平找到张天辉,商量把剧本拍成电影。

《追凶者也》这个片名,也是曹保平改的。

当时电影立项要报片名,曹保平觉得片子的气质和所指,是“追凶者”,但这不是一个好的片名。“‘追凶者’很正常,其实也比较概念化,加一个‘也’字会更有一些戏谑、荒诞的感觉,能够化腐朽为神奇。”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电影本身,曹保平也希望能有“脱胎换骨”的改变。“非常多的电影来源于生活中的真实事件,那个东西仅仅是一个原始的触动点。最终拍摄的电影,如果和原始事件相去不远,我觉得大抵不会是好电影。”曹保平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不能把它简单地做成一个社会批判。”

故事原型里的追凶五兄弟,在电影里变成刘烨扮演的宋老二,一个丧妻的中年男人。电影一开场,警察就把宋老二带走,怀疑他是凶手。宋老二被放出来之后,街坊邻居议论纷纷。宋老二追凶的目的,也变成了洗脱自己的污名,而不是原著故事里那样,为兄弟报仇。

电影里的凶手董小凤是受雇杀人,为了20万佣金,从此带着女友萍姐去昆明定居。

为了20万杀人,至于吗?曹保平从网上查了很多案例很多杀人案:“有人只为了三千块钱(杀人)。比如一个男的跟他小舅子和小舅子的朋友合谋杀他老婆和两个兄弟,害命是为了谋财,最后这三个人每人分到五千块钱。”

电影里,张译饰演的董小凤曾在东北家乡抢劫金店,杀人之后逃到云南。曹保平搜索案例时,看到大量像董小凤这样的亡命徒。“过了今天不知明天。对于他而言,能够拿到这一笔钱,给萍姐买一个房子,和萍姐亡命鸳鸯一样地生活,他就认为他值了。”曹保平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这样的日子过一天,让他去拿一条人命换,在他的概念里是正常的。”

我是“五星级杀手”

《追凶者也》是曹保平多年来想拍的“黑色幽默”电影。

电影里,董小凤杀错了人。

雇主让董小凤杀的是宋老二,然而他到现场时把照片弄丢了,错杀了宋老二的熟人老猫。董小凤去领钱时仍不知情,向雇主吹嘘自己是“五星级杀手”,被雇主打翻在地。“前面那个算送的。”董小凤爬起来,又去找宋老二。

“那个人被杀,他凭什么杀人,他不会考量这些问题。他的标准是,我接了这活,我有没有把这活干净利索地完成了,这是他的洁癖。”曹保平说,“所谓黑色和荒诞的部分,在于它和我们惯常思维的错位。”

与此同时,被冤枉成凶手的宋老二,也在四处寻找董小凤。

“警察怀疑到他,但是又把他放了,并没有天天压迫他。他为了要证明这件事情,把自己的生活过得狼狈不堪。”宋老二追凶,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向儿子证明,他爹没干过这事。

曹保平感叹,“这既可以说是性格缺陷,也可以说是性格上的美德。他为了一个我们认为不太值得的事,会赌上自己的所有。而这个不太值得的事可能还剩下这一丝美好的理解。”

追凶的最后,宋老二发现,花钱买他命的,是县里锰矿的开发商。因为宋老二不肯迁走矿上的祖坟,锰矿厂迟迟无法开工。

宋老二与开发商钱贵兴对质时,钱贵兴义正辞严地反驳,说宋老二自私,因为他的行为影响了全村、全镇、全县、全省的发展。

“他被这样的一番游说,给感动了,感觉自己确实有点对不起别人。”曹保平说,“钱贵兴有他逻辑自洽的部分,所以他才能够把宋老二给说懵了。这个就是你会觉得它荒唐和黑色的部分。”

在《追凶者也》之前,宁浩的“疯狂”系列电影就被影迷称为黑色幽默。曹保平2016年看过的国产电影《我不是王毛》,也是类似的风格。他不清楚这个类型的电影前景会怎样。

“欧洲历史上会有很多的黑色电影一条脉络延续下来,与文学也是息息相关的。”曹保平说,“而在我们这儿假定是不被接受的。电影即生活,生活即电影,我们是把它上升到这样的一个高度。涉及警匪的时候,可写的要比港式警匪和国外的警匪片狭窄得多。比如警局内部,某种意义上不能有坏人。可能黑色幽默这种东西现在还是不合时宜吧。”

责任编辑: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