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老舍逝世五十周年:文武兼修的老舍你熟悉吗

来源: 人民网  作者: 王道峰
纪念老舍逝世五十周年:文武兼修的老舍你熟悉吗

[导读]他曾自述:“我是文艺界中的一名小卒,十几年来日日操练在书桌上与小凳之间,笔是枪,把热血洒在纸上。可以自傲的地方,只是我的勤苦;小卒心中没有大将的韬略,可是小卒该做的一切,我确是做到了。”

有一位文学大师,作品以充满京味儿又幽默风趣著称,热情平和,被称为“人民艺术家”,他就是老舍先生。你可能参观过他在北京的故居,可你是否知道他的一生颠沛流离,在伦敦也有故居?你知道他是文坛巨擘,可你是否知道他并不文弱,刀枪剑戟样样在行?你从书中认识了他,是否也想知道别人眼中的老舍是怎样的?五十年前的今天,老舍先生离开了我们,今天,请跟着小编,认识一下你不知道的老舍先生。

老舍(1899年2月3日—1966年8月24日),原名舒庆春,字舍予,现代著名作家、杰出的语言大师,被誉为“人民艺术家”。老舍是满族正红旗人,父亲是一名满族的护军,阵亡在八国联军攻打北京城的时候。老舍一生勤奋笔耕,创作甚丰,代表作有《四世同堂》、《茶馆》、《骆驼祥子》等。老舍的文学语言通俗简易,朴实无华,幽默诙谐,具有很强的“京味儿”。1966年8月24日,老舍逝世。

一、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生活是种律动,须有光有影,有左有右,有晴有雨,滋味就含在这变而不猛的曲折里。

——老舍

老舍一生颠沛流离,67年,他先后在北京度过了42年,剩下的25年分别在伦敦、青岛、济南、重庆等地度过。

他曾自述:“我是文艺界中的一名小卒,十几年来日日操练在书桌上与小凳之间,笔是枪,把热血洒在纸上。可以自傲的地方,只是我的勤苦;小卒心中没有大将的韬略,可是小卒该做的一切,我确是做到了。”

没有北京,就没有老舍

北京故居:北京市东城区灯市口西街丰富胡同19号

1899年,老舍在北京一个大杂院里出生。有人说老舍先生“生在北京,长在北京,死在北京,他写了一辈子北京,老舍和北京分不开,没有北京,就没有老舍。”老舍的童年时代一直都是在北平的贫民大杂院中艰难度过,因此他非常熟悉社会底层的市民生活。在他的许多作品中,我们之所以能够见到那些大杂院、四合院、胡同、大宅门、公子哥、少爷、小姐、妓女、贫民、市侩等等栩栩如生的影子,就是他在少年时代所耳濡目染留下的深刻印象。

第一次用“老舍”的笔名

伦敦故居:伦敦圣詹姆斯花园31号

1924,25岁的老舍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任教,一直在伦敦待了5年。正是在伦敦的这几年里,舒庆春第一次写小说并用“老舍”的笔名开始了创作生涯,而这段时间也成为老舍人生和事业中的重要阶段。

文学创作上出现了一个高峰期

济南故居:济南市历下区南新街58号

1930年,老舍应聘到纪念齐鲁大学任教,住在齐鲁大学办公楼(现为山东医科大学办公楼) 。老舍先生虽然在济南生活工作了只有四年有余的时光,却在其文学创作上出现了一个高峰期,奠定了他在当时文坛上的地位。从老舍写《大明湖》到《济南的冬天》等作品中感受得到,老舍自从走进济南这块土地,就深爱上了这座城。

《骆驼祥子》诞生地

青岛故居:青岛市南区黄县路12号

1934年,老舍受聘于山东大学,来到青岛直至1937年离开。在这里,他创作完成了经典代表作《骆驼祥子》,为中国现代文学史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老舍一生创作的巅峰时期

重庆故居:重庆市北碚区天生新村63号附32号

1938年,全面抗战爆发,“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在武汉成立,老舍被推选为总务组组长。随后,老舍随“抗敌文协”西迁重庆。老舍先后在这里寓居6年,创作了著名的《四世同堂》等抗战小说、戏剧、散文、杂文、曲艺、诗词和回忆录各种作品数百篇,近两百万字。在北碚的三年半时间,成为了老舍一生创作的巅峰时期。

二、文武兼备 刚柔并济

有喜有忧,有笑有泪,有花有果,有香有色。既须劳动,又长见识,这就是养花的乐趣。

——老舍

人们熟知老舍在文学上的成就,但鲜少人知生活中的老舍又有哪些雅趣。

刀枪剑戟运用自如

老舍家境贫寒,自幼身体不壮,22岁那年,一场大病险些丧命。病好之后,他想起了锻炼身体,从此就与武术结下了不解之缘。身为文坛巨擘的老舍,优雅却不文弱,有侠气。他在青岛居住时,每日晨起练武,风雨无阻。在青岛的寓中也摆放着武林人常用的兵器,刀枪剑戟皆可运用自如。早年甚至还编写了一本《舞剑图》,成为他的第一部作品。

十足“画儿迷”

老舍一生爱画,爱收藏,爱和画家交往,是个十足的“画儿迷”。老舍曾说:“在穷苦中,偶尔能看到几幅好画,精神为之一振,比吃了一盘白斩鸡更有滋味!”他甚至把欣赏到好画称作是一种“幸福”。

(老舍、胡絜青 《书画合璧》)

(老舍题黄慎 《孤崖清话图》)

有花有果,有香有色

老舍爱画也爱花,老舍在《养花》中也曾写到 “我爱花,所以也爱养花。”在他北京的寓所到处是花,院里、廊下、屋里,摆得满满当当,按季更换。老舍说花在人养,天气晴和,把这些花一盆一盆抬到院子里,一身热汗;刮风下雨,又一盆一盆抬进屋,又是一身热汗。“有喜有忧,有笑有泪,有花有果,有香有色。既须劳动,又长见识,这就是养花的乐趣。”

三、他们眼中的老舍

对于朋友,我永远爱交老粗儿。

——老舍

他结交的朋友,三教九流都有。他能一个人坐在大酒缸旁,同洋车夫、旧警察等旧社会的“下等人”,开怀畅饮,亲密无间,宛如亲朋旧友,谁也感觉不到他是大作家、名教授、留洋的学士。能做到这一步的,并世作家中没有第二人。

——季羡林

据我接触到的世界文学情报,全世界得到公认的中国新文学家也只有沈从文与老舍。

——朱光潜

舍予是经过了生活底甜酸苦辣的,深通人情世故的人,但他底‘真’不但没有被这些所湮没,反而显得更凸出,更难能而且可爱。他底客客气气,谈笑风生里面,常常要跳出不知道是真话还是笑话的那一种幽默。

——胡风

虽然我没有赶上受他的教导,但我和老舍的关系,是在师友之间。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们的友谊越来越深厚,到后来,成为亲密的朋友,尊师之感全没有了。

——臧克家

生活中的父亲完全是矛盾的。他一天到晚大部分时间不说话,在闷着头构思写作。很严肃、很封闭。但是只要有人来,一听见朋友的声音。他马上很活跃了,平易近人,热情周到,很谈得来。仔细想来,父亲也矛盾。因为他对生活、对写作极认真勤奋;另一方面,他又特别有情趣,爱生活。

——舒乙

温柔敦厚,和蔼可亲。

——吴祖光

四、生平趣事集锦 “幽默”在平时

文艺决不是我的浮桥,而是我的生命。

——老舍

老舍先生的幽默是任何人都模仿不来的,这不仅体现在他的文学作品,更体现在他的生活中。

写趣诗:

一次老舍家里来了许多青年人,请教怎样写诗。老舍说:“我不会写诗,只是瞎凑而已。”在大家提议下,请老舍当场“瞎凑”一首:“大雨洗星海,长虹万籁天;冰莹成舍我,碧野林风眠。”寥寥20字,把8位人们熟悉并称道的文艺家的名字“瞎凑”在一起。诗中提到的大雨即孙大雨,现代诗人、文学翻译家。洗星海即冼星海,人民音乐家。高长虹是现代名人,万籁天是戏剧、电影工作者。冰莹即谢冰莹,现代女作家,湖南人。成舍我曾任重庆《新蜀报》总编辑,碧野是当代作家,林风眠是画家。

打广告:

1934年,老舍在半月刊《论语》上为自己的作品写广告:“《牛天赐传》是本小说,正在《论语》登载。《老舍幽默诗文集》不是本小说,什么也不是。《赶集》是本短篇小说,并不去赶集。《猫城记》是本小说,没有真事。《离婚》是本小说,不提倡离婚。《小坡的生活》是本童话,又不太像童话。《二马》又是本小说,而且没有马。《赵子曰》也是本小说。《老张的哲学》是本小说,不是哲学。”

五、含英咀华 感悟人生

看生命,领略生命,解释生命,你的作品才有生命。

——老舍

人,即使活到八九十岁,有母亲便可以多少还有点孩子气。失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里,虽然还有色有香,却失去了根。有母亲的人,心里是安定的。

——老舍

如果不随时注意观察,随时记下来,哪怕你走遍天下,还是什么也记不真确,什么东西也写不出。

——老舍

真正美丽的人是不多施脂粉,不乱穿衣服。

——老舍

谦虚使人的心缩小,象一个小石卵,虽然小,而极结实。结实才能诚实。

——老舍

熟才能生巧。写过一遍,尽管不象样子,也会带来不少好处。不断地写作才会逐渐摸到文艺创作的底。字纸篓子是我的密友,常往它里面仍弃废稿,一定会有成功的那一天。

——老舍

最大的牺牲是忍辱,最大的忍辱是预备反抗。

——老舍

怀念在天堂的老舍先生!

您是永远的“人民艺术家”!

责任编辑:马玉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