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后”作家向短篇小说致敬:保持艺术探索的热情

来源: 紫荆网综合 
“70后”作家向短篇小说致敬:保持艺术探索的热情

[导读]丛书包括了张楚的《梵高的火柴》、李浩的《消失在镜子后面的妻子》、徐则臣的《古代的黄昏》、田耳的《独证菩提》、东君的《某年某月某先生》等五部短篇小说集。

“现代性五面孔”丛书

“现代性五面孔”丛书

近日,花城出版社近日推出“现代性五面孔”丛书第一辑。丛书包括了张楚的《梵高的火柴》、李浩的《消失在镜子后面的妻子》、徐则臣的《古代的黄昏》、田耳的《独证菩提》、东君的《某年某月某先生》等五部短篇小说集。

丛书名称“现代性五面孔”主旨明确,即现代性的五个基本概念:现代主义、先锋派、颓废、媚俗艺术和后现代主义。五位具有代表性的“70后小说家”在写作中一直保持着自己的实验和探索,追寻小说创作中“个性”的同时更加强调现代意味。

五位小说家均是短篇小说圣手,其中四人更是鲁迅文学奖得主。近日,记者就短篇小说创作的心得及该丛书的出版电话采访了其中四位作家。(其中李浩没有联系上)

向短篇小说致敬

12年前评论家李敬泽曾经写过一篇《向短篇小说致敬》的文章。作家张楚在接者采访的开始,就引用了这篇文章的名字向记者表达了短篇小说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张楚说,“短篇是中国文学的先峰,相对中篇、长篇和诗歌,它更执着于难度意。在短篇小说中,那些写作者坚定不移的保持艺术自尊,艺术的全部乐趣、光荣和无用,艺术比生活更纯粹更本质更有形式感和想象力,我觉得这可能是对短篇小说最准确的诠释。”

向短篇小说一直保持敬意的作家肯定不止张楚一个人。作家徐则臣的长篇小说曾经入围“茅盾文学奖”最后十部作品提名。但是对于徐则臣来说,短篇小说就是他“永恒的情人”。他表示,写作十九年来,短篇从未离手,每年都会写。他把短篇看作是自己整个写作的基础,“写完一个中篇或长篇,我会尽快返回短篇的写作,这是我的写作习惯。”

作家东君则表示,自己虽然最看重短篇小说这个表现形式,但是近年来写作短篇小说数量虽多,实在是还有一个特殊的原因,“我几年前拍了腰椎正侧位片,结果是腰椎生理曲度变质。我现在不得不调整自己的写作习惯。尽量避免久坐,就只能写些短篇小说了。”

田耳虽然写了四十多篇短篇小说,然而他认为“短篇小说只是一种思维定式,有些人能进入有些人进入不了。长篇写得好的,往往写不好短篇。两者得兼的,两皆不突出”。

短篇小说被认为是时代风气的倡领者。无论是百年前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阿Q正传》,还是新时期以来刘心武的《班主任》、卢新华的《伤痕》,都曾在社会上掀起巨大的影响。在长篇小说创作趋近泛滥的今天,在网络小说动辄百万字、千万字起步的年代,仍然有许多才华横溢的写作者埋头于短篇小说的写作,他们不仅是向这种体裁致敬,更是向自己内心的理想致敬。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先锋小说

在文坛“70后作家”被媒体热炒的初期,正是“先锋小说”由鼎盛走向没落的时期。当昔日的先锋作家已经不再变得“先锋”,其中格非、苏童更是斩获茅盾文学奖的时候,却有一批年龄小于他们的后来者自觉不自觉的扛起了先锋写作的旗帜。张楚就是其中之一。他表示先锋小说对自己的影响很大,“大学的时候,最喜欢苏童、格非、余华,他们的叙事技巧和精美优雅的语言让我流连沉醉。我觉得我们70后作家受到先锋影响是很大的。我喜欢探寻人在绝境中下意识的反应。”

田耳则惊诧于当年“先锋小说”的巨大影响,“我喜爱先锋小说,更喜欢先锋小说流行的那个时代。先锋小说期,一帮真正有天赋的小说家抱团抢占了文坛的制高点,这在中国文学史上是个奇迹。在国内,天才作家往往成不了大作家,但那个时期,天才作家得以成为大作家。”

田耳

田耳

独证菩提-立封

独证菩提-立封

东君表示自己当时正热衷于港台小说和外国小说,他认为每个时代都应有自己的“先锋小说”,这是一个没有具体概念的称呼,“他们(马原、苏童等)是在普遍运用汉语拿腔捏调地重复着博尔斯、福克纳等西方作家的小说。我这样说并没有否定马原的意义,而是说,他们那一代人的作品在那个时代的上下文语境里产生的意义要远远大于当下,而现在我们跳出那个圈子看马原们,就另当别论了。

2345截图20160622134251

东君

某年某月某先生-立封

某年某月某先生-立封

徐则臣也表示,昔日的先锋作家们留下来的只是一种精神,“过去从先锋小说中学习小说中学习腔调、趣味、讲故事的方法和偏僻别致的看世界的角度,现在更多地是回味先锋小说留在记忆中的阅读感觉,既抽象又饱满,只可意会不能言传,以及先锋小说作家们精进、警醒的艺术姿态。”

徐则臣

徐则臣

古代的黄昏-立封

古代的黄昏-立封

作为先锋小说的一个重要标志,小说文本的探索一直是这五位作家近年来孜孜以求的方向。“现代性五面孔”丛书正是证明了他们作为先锋小说家而做出的努力。不过相对于文本形式的探索,他们纷纷表示,小说还是“内容为王”。

张楚说,“文学表达方式的内容探索才是我们这些小说家能取得进步的重要因素”。

QQ截图20160622134937

张楚

QQ截图20160622135148

梵高的火柴-立封

田耳说,“在小说创作上从不以形式为主进行构思,都是有了内容后,缓慢地考虑为这内容搭配什么样的语调、小说结构和叙述策略。”

东君则干脆的表示,自己想写的内容如果属于可写可不写的,宁可不写。

徐则臣显然更为追求小说的意蕴,他说“如果我可以任意评判短篇这门艺术,那我会说,意蕴是短篇艺术的更高境界。”

QQ截图20160622135035

李浩

消失在镜子后面的妻子-立封

消失在镜子后面的妻子-立封。

显然,今天的小说家们对于“先锋小说”这个概念都有着自己的独特认知。相比于他们的前辈作家注重于小说文本、表现形式的追求与营造,他们更看重于内容与意蕴。(作者 唐诗云

责任编辑:马玉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