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性文学奖实践:有一些尝试时间积累不足

来源: 北京晨报  作者: 周怀宗
中国国际性文学奖实践:有一些尝试时间积累不足

[导读]直到今天,我们依旧没有一个有国际影响力的文学大奖,最著名的茅盾文学奖也只是面向国内作家。而在今天,经济高速发展之后,文化的发展,文化的影响力也正在成为全社会重视的问题,那么,有一个自己的文学大奖,显然是提升文化影响力最好的方式之一。

茅奖颁发之后,刘慈欣随之获得雨果奖,而诺奖也为期不远,这使得文学奖的话题在这个夏季持续不断。

中国一直都有重视文学的传统,因此,对于文学奖也格外关注,不过,直到今天,我们依旧没有一个有国际影响力的文学大奖,最著名的茅盾文学奖也只是面向国内作家。而在今天,经济高速发展之后,文化的发展,文化的影响力也正在成为全社会重视的问题,那么,有一个自己的文学大奖,显然是提升文化影响力最好的方式之一。

但是,如何才能有我们自己的国际大奖?著名学者、中国社科院外文所所长陈众议说,“基本的国际视野,客观公正的规则,优中选优的精神以及好的宣传,再加上一定的物质基础和时间的积累,是文学奖公信力和影响力的根本,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好处的事情,但同时也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文学奖是精神物质双重支撑

一个诺贝尔奖,让瑞典这样一个小国成为世界上举足轻重的文化圣地,一个曼布克奖,把英语文学传播到全球,一个塞万提斯奖,让所有人都知道西班牙的文学,一个龚古尔奖,让法国在世界文学界声誉斐然。

相对于物质和科技的成果,文学奖则是精神和文化的高地,陈众议说,“一个好的国际性文学奖,对于提升本地文化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作用非常明显,文学奖本身,就是一个标志性的精神建筑,它和鸟巢、故宫这样有形的标志不同,它是精神性的,但它的作用不亚于物质性的标志。”

一个文学大奖,带来的益处是多方面的,陈众议说,“一方面,它对于提升自己的文化肯定是有益的,另一方面,它也会把自身的文化影响力扩展到全世界,对世界文学的发展也会有所影响。当然,这种影响有好处也有坏处,比如诺奖,它有时候过强的政治倾向会使它本身受到非议。不过从这些年来看,它也在转向,在改变自己。”

在影响力之外,文学奖本身,支持和推动文学发展的功能也不容忽视,实际上,在当今文学逐渐边缘化的时代,文学奖的支撑对于文学家来说,尤其重要,甚至有外国作家所有的收入都依靠获奖。对于许多有志于创作的人来说,一个文学奖,或许就是精神和物质的双重支撑。

陈众议说,“作家大多数不可能依靠获奖生存,而且作家最重要的是写出有良知、有审美价值的优秀的作品,第二位才是市场和获奖。但得奖毕竟是好事,而奖金对于作家来说,无论多少,也能聊补生活所需。当前多数知名的文学奖奖金都很高,诺奖超过百万美元,曼布克奖虽然没那么高,也有奖金50万人民币,西班牙的阿斯图里亚斯亲王奖和布克奖差不多。这些奖金不仅仅是对作者的奖励,更是一个重要的补贴和激励”。

国际奖

时间积累不足

诺贝尔文学奖、曼布克文学奖,卡夫卡奖、塞万提斯奖、芥川奖、安徒生奖、龚古尔奖、雨果奖……说到文学奖,随便一个中国人可能都能说出几个世界知名的大奖,对于一贯有文学传统的中国来说,这并不奇怪,但尴尬在于,这些世界知名的文学奖中,没有中国主办的。

实际上,中国并非没有世界性的文学奖,只是还远远没有成长到足够的程度,陈众议说,“本世纪以前,我们在这方面确实非常欠缺。到了本世纪以后,随着我们的经济实力的提升,在这方面也开始有了一些尝试,据我所知还是有一些国际性的文学奖的,比如说我们外国文学学会和人民文学出版社合办的二十一世纪年度最佳外国小说奖,这个奖2000年开始办,每年都有,至今也有15年了,它是专门针对外国小说的。再如中坤国际诗歌奖,也办了有十来年了,两年一次,面向中外所有的作品。还有藏羚羊国际诗歌奖,也是办了很长时间的一个文学奖”。

不过,这些国际性的文学奖,从影响力上来说,显然还远远不足,陈众议说,“总的来说,这几个奖都是办得很认真的,影响力也慢慢在提升,但毕竟年头还短,还需要积累。文学奖是一个非常讲究积累的事情,国际上那些大奖,大多都是历史悠久的,比如诺奖,一百多年了,再如曼布克奖也有半个多世纪了,还有法国的龚古尔奖,也超过一百年了,还有卡夫卡奖、塞万提斯奖、阿斯图里亚斯亲王奖等。”

起步晚,时间积累不足,影响力也难免不足,陈众议说,“现在,我们的经济不断增长,在整个世界上的经济政治影响力也不断增强,随之而来的文化发展、提升文化影响力也是迫切的事情,而且,经济的发展,本身也会给文化艺术的发展提供物质的保障,因此,可以说,今天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时代,很好的发展我们自己的文化、办好我们自己的国际文学奖的时代”。

关键在高水准

和公正公允

经济的发展需要文化的支撑,没有文化底蕴的发展,往往难以长远。而在今天,发展文化、提升文化影响力已经成为社会共识,打造一个我们自己的国际性文学大奖,显然是一个必要而且有效的方法。

陈众议说,“当前我们已有一些国际性文学奖,因为时间还很短,积累不足,影响力也远远比不上那些知名的世界大奖,资金,规则设置、版权问题等,软硬件方面的条件也都还不充分,因此,影响力的扩展还需要时间的积累”。

在时间之外,打造一个有影响力的文学大奖,还需要很多基础性的条件,陈众议说,“首先要有国际性的视野,这是基本的前提。一个文学奖,办好很难,办砸了很容易。只要连续几次把奖颁给读者、作家群都不认可的人,这个文学奖很快就会死掉。相反,长期坚持把奖颁给那些真正一流的作家,才能慢慢打造自己的影响力,比如法国的龚古尔奖,它的奖金只要几个法郎,基本上就是象征性的,但是它的影响力非常大,也是世界上著名的文学奖,原因在于,一方面它历史悠久,另一方面,就是得奖的都是大腕,因此,不论在法语世界,还是在整个世界上,它的声誉都非常好”。

当然,文学奖不可能符合所有人的判断,因此,关键在于能否坚持高水准和公正公允,陈众议说,“诺奖常犯错误,它的结果也经常受到批评,但是它的争议并不是因为水准问题,它依旧还是站在整个世界文学水准的前列,同时它自身也在不断地修正。比如说它颁奖给莫言,而没给村上春树,给门罗,而没给同样是加拿大优秀作家阿特伍德,从某种意义上,不论是村上春树,还是阿特伍德,都是比较注重市场的作家,诺奖没有选他们,这个因素可能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陈众议:

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

有效的宣传很重要

建设我们自身的国际文学奖,许多已有的文学奖做法,其实都可以借鉴,陈众议说,“以诺奖为例,诺奖的原则是奖给‘在文学方面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人’,但这本身是非常空泛的表达,怎么做还是在人,如何才能把一部作品放在国际天平上,进行客观公正地衡量,对于文学奖的评选者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知道,诺奖是面对全世界进行遴选的,但每年一般也只有一个人获奖。所以,第一就是公正公平,能否不被个人、国家、地域等因素所影响,保持客观的态度,直接决定着人们对它的认可度。其次就是优中选优,可能每个人心中最好的作品不同,但怎样才是第一流的作品,是有一定之规的,选出第一流的文学创作,总是站在文学的前列,这是保持文学奖公信力和影响力的基础。”

全球化时代,影响力的打造本身也需要遵循现代规则,也即是说,自我的建设和有效的宣传同样重要,陈众议说,“每年的诺奖,诸多媒体每每会引用诺奖的颁奖词,而颁奖词,是诺奖公正性和公信力的重要表现之一。我们通常从媒体上看到的颁奖词可能就几句,但实际上,每年都会有一篇非常长的报告,告诉人们他们为什么这么选,为什么要选这个人”。

而这恰恰是我们所欠缺的,陈众议说,“一般人可能不会了解那些专业的标准,所以组织者、评选者一定要说清楚,为什么给这个人,这是必要的,也是义务,是打造一个大奖非常重要的事情。假如说我们的规则有问题,那么就去积极修正规则,假如规则没问题,就该理直气壮地说清楚。当然,任何人肯定都有自己的价值,我们也会有我们的价值,但一定要说清楚。说清楚了,即便别人不能心服口服,但也不会因此认为我们错了,甚至由此引发很多更不好的联想。而这一点,对于文学奖来说,不论是面向国内,还是面向世界,都是必须要做的”。 

责任编辑:马玉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