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忠平:德国对二战的赎罪已做到了让别国无话可说

来源: 中华网文化 
宋忠平:德国对二战的赎罪已做到了让别国无话可说

[导读]宋忠平:《军事文摘》编委。第二炮兵退役教官,多家媒体军事评论员。

QQ截图20150821102654(1)

宋忠平在中华网“世界观”文化沙龙第四期现场

作者简介:宋忠平:《军事文摘》编委。第二炮兵退役教官,多家媒体军事评论员。

说到对比德国和日本对二战的反思这一话题,首先我们要知道的是德国在法律上已经禁止了纳粹,禁止了法西斯的存在,这是一个很难得的举措。而日本针对军国主义并没有进行立法,这恰恰让极端右翼分子钻了空子。我们在对比德国和日本反思二战的态度时,日本人也在比较,日本想的是凭什么你们这些国家对德国这么宽容,对日本这么严苛?日本也总在说,为什么德国能够把潜艇和飞机等等向国际市场推销,而我卖点什么都不行?包括日本一年的国防预算只占GDP的1%不到,今年开始突破1%了,日本在调整军费预算,一步步向德国看齐,达到1.4%到1.6%。

但是,日本没有意识到的是,德国为反思和弥补二战给各国带来的伤害,所付出的巨大努力,恰恰是日本没有做到的。

二战结束后,管控德国的是四个国家:英、美、苏联、法国。四国分而制之,治理得比较彻底,另外还通过各种法律法规严密地杜绝纳粹死灰复燃。这一切和当时四个国家共同治理德国有很大的关系。

反过来再看看日本,日本实际上就只有美国对其进行治理,而且美国对日本二战后的政治变革做得很不彻底,因为美国主要是从自身利益出发。美国在1945年之后已经深刻地认识到一个问题,即共产主义国家苏联对美国未来的国际地位会产生很大影响。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已经在考虑把日本作为自己在亚太地区的一个桥头堡。尤其是在二战期间,日本占领了大量的岛屿,美国可以对这些岛屿进行控制,作为美国全球军事战略部署的一部分。所以说日本是美国全球军事战略中一个重要的棋子,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希望对日本进行彻底改造。

1945年之后,日本虽然也向其他国家进行了一些战争赔款,包括军舰等军事装备赔偿,中国也赔偿了一些,但是后期由于美国在做工作,尤其是旧金山协议之后,美国做了大量的工作,然后就免除日本对其他国家进行战争赔偿的责任,再加上朝鲜半岛爆发战争,美国就更深刻地认识到日本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国家。

而与此同时日本趁着美国有这种想法之际,在国际舞台上努力突出自己的角色。如果说旧金山协议还算是美国强加给日本的,那么,在60年代初签署日美新安保条约的时候,日本实际上已经有了一定的发言权,日本提出了很多条件。美国在第一次和日本签署条约的时候,就是一个战胜国和占领国的姿态,日本必须给美国提供各种保护费。但是60年代初签署日美新安保条约时,美国已经把日本当成一个盟国了,很多东西能免则免了。

所以美国心态的变化,纵容了日本军国主义的死灰复燃,包括日本的甲级战犯后来成为日本首相等等,军国主义的思潮在日本又开始泛滥了。虽然美国对日本的军队进行了限制,但是并没有从法律角度对日本进行改造,对日本军国主义思维的改造更没有做到。

而德国完全不一样,德国一直到现在才刚刚把一战的战争赔款赔完,二战的赔款现在还在赔。而且德国的议会,包括德国很多政治领导人还主动提出一个措施:犹太人可以继续对二战进行举证,如果发现有新的证据,德国的赔款就会一直继续,直到你们拿不出新的证据,德国的赔偿才宣告结束。所以在反思战争这方面,德国已经做到了让很多国家无话可说了。包括近年来希腊面临的债务危机,希腊向德国提出:当年你对我进行迫害,你需要给我再提供更多的赔偿。虽说希腊此举有点说不过去,但是德国给希腊提供的援助贷款可以说在欧盟国家里是最多的。

从另一方面来看,德国希望在欧盟处于主导的地位,所以德国必须有一种正义的国家立场才能维持住自己在北约,以及欧盟国家的领导地位。最近这几年,欧洲的三架马车英国、德国和法国,英国的地位明显下降,而德国和法国的地位在显著上升,而且这两个国家又想拉拢其他的欧盟国家,建立欧洲人的欧洲,而不是美国人的欧洲,更不能是英国附属于美国下的欧洲。因此这两个国家独立自主的倾向非常明显,德国对受到二战侵害的欧洲国家也就非常宽容,这也是德国自身崛起的政治需要,至少要与欧洲国家建立良好的关系,以此来彰显德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责任编辑:马玉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