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网络文学作家:每天熬夜 拼脑力更拼体力

来源: 深圳晚报 

唐家三少

唐家三少

南派三叔

南派三叔

当一个群体受关注度高的时候,它的新闻也会“成正比”地多起来,不管是好新闻,还是坏新闻。2013年,网络文学作家新闻不断。先是今年4月,传出著名网络作家“南派三叔”自导自演的一出抑郁式“悬疑剧”;相隔不久,又传出“网络文学累死网络作家,写手‘十年雪落’过劳死”的新闻。

与此同时,某些网络文学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后又呈现大热之势,如《步步惊心》、《甄嬛传》、《宫》等,让一批网络作家名利兼收。网络文学作家究竟是怎样的生存状态?无论是十分诱人的“一夜爆红”,还是让人望而却步的“抑郁症”、“过劳死”,都不足以概括这样一个庞大的群体。

创作起点不分高低

国内最大的网络文学写作平台之一、起点中文网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国内从事网络文学创作的作者,具体数字难以统计,这是一个全民写作的时代。网络文学并没有所谓“准入门槛”,所以,任何起点的人,都可以在网络文学这个平台上书写。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是具有丰富想象力、对文学有一定追求的人,都做着“文学梦”。

网络文学作家“孑与2”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他2012年下半年才踏足网文圈,从连载开始,一路领先,受到读者喜爱。2013年5月,正式成为起点中文网大神作者,其作品《唐砖》位列“百度搜索风云榜”小说类总榜第16名,历史军事类第1名。

但他的写作经历并不是一帆风顺:2012年,“孑与2”的作品《唐砖》在一家网站连载了两个月之后,申请签约杳无音信,坐在电脑前,“孑与2”看着自己10万字的心血就要灰飞烟灭而心灰意冷,本来想放弃了,但后来得到了妻子的鼓励,“孑与2”决定再试一次,选择了新的平台,没想到6天之后,主编便邀请他签约。

当时,他就想,如果这本书每个月能给家里带来2000元的收入他就心满意足。谁料想,上架后的第一个月,收到的稿费让他瞠目结舌:2.6万元的稿费几乎是他在西北这个沙漠里的小城市(甘肃白银)一年的收入。“孑与2”表示对自己现在的收入非常满意,因为“一个从几百元工资开始,用了快20年才涨到2000元的人,如果对现在还不满意,那就无话可说了”。

读者才是“衣食父母”

不知道大多数网络文学作家,有没有像“孑与2”这么幸运。很多网络文学作家,常常自嘲为“码字民工”,“以字论价”的幸运时刻,常常要等很久,或者永远也等不来。网络作家的收入是由作品人气来决定的,作品越优秀,人气越高,所获得的收入越高。“孑与2”坦陈,作为一名网络作家,他最看重的就是读者,“说他们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毫不为过”,所以他这个并不喜欢和别人交流的人,必须认真地回复读者的疑问和问候。

另一位网络文学作家“傲无常”也表示,最看重的是自己的读者和编辑。“傲无常”从事网络文学创作已经十年,当初是因为纯兴趣,直到赚钱了才觉得这一行很有趣,就一直做了下来。如今,他都是朝九晚五地码字,偶尔加加班,结束后就轻松娱乐,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种“过劳”状态。

但由于网络作家队伍庞大,竞争非常激烈,据称大多数网络作家的真实生活其实很艰苦,过着每天熬夜、绞尽脑汁,拼脑力更拼体力,更新几万字的模式化生活。商业化运作的网络文学网站支付的稿费标准特别低,千字还不到几十元,甚至千字只有区区几分钱。

被认可的N种可能

近年来,网络文学作家被认可的途径,出现了N种可能。第一种,最为直接——即作品成为畅销作品,或者因为被改编为影视剧而大热,比如《甄嬛传》、《步步惊心》、《盗墓笔记》等等。“傲无常”认为,影视作品选择网络文学的原因,是因为网络文学接受过市场的检验,网络文学对读者口味喜好的掌握是最前线的。它们有庞大的读者群,更加贴近普通人,普通人群才是支撑影视剧市场的主力。

而另一种认可,则是作品变成纸质书出版。“孑与2” 表达了他对纸质书的渴望,他一直希望能有一本纸质的小说出版,对他而言,纸质书是一种肯定。随着电子媒体的发达,并不是所有网络作家都有纸质书情结,认为只是承载的媒体不同而已。

还有一种认可,就是以“加入作协”的方式。今年,网络文学界最大的一则新闻就是,不久前,中国作协2013年会员公示名单中,《甄嬛传》作者流潋紫、《步步惊心》作者桐华、《裸婚时代》作者唐欣恬等16名网络作家“上榜”。有学者认为,加入作协,是主流文学对网络文学及网络作家群体的最大认可,而网络作家自己也愿意接受这个“身份”。

虽然“身份”已获认可,但人们的一些疑虑并没有随之消失。在很多人眼里,网络文学表达上更多以娱乐化的形式存在,网络文学作家的创作尺度总是大于传统作家,过于天马行空、方法玄幻,甚至不顾社会责任迎合部分读者的“重口味”。如果仅仅为点击率疯狂写作,含金量只会越来越低。网络文学如何做到不仅仅是迎合,摆脱逐利心态,才有可能涌现真正优秀的作品。 记者 李福莹

传统作家眼中的网络文学

莫言:30年前也会成“网络作家”

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近日在北京的一个研讨会上表示,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并无不可逾越的障碍。莫言至今还记得,教会自己用电脑的是老作家韶华。那是1987年,当时已经60多岁的韶华给莫言演示如何用电脑,莫言的第一个感受是——“多慢啊,敲半天才敲出一个字儿”、“自己永远都不会用电脑”。不过,莫言后来还是买了一台486电脑,但那时的他又觉得,上网离他很遥远,“自己一生都不会上网”。 而如今,莫言早已熟练地上网看新闻,收发邮件。“如今年轻人几乎一切都可以在网络上完成,网络甚至变成国家和国家之间较量的战场。现在不管是否喜欢,每个人都跟网络产生了不可分割的联系。”

莫言认为,文学跟网络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为文学的发展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不管是网络文学还是传统文学,本质上都是文学。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障碍。莫言甚至表示,如果30年前有网络,他肯定也会选择网络创作。那时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文字,只能通过向报纸杂志投稿,文学门槛很高,现在网络的出现降低了这门槛,提供了更多的途径。

刘震云:文学门槛因网络而变低

“当文学不再只出现在印刷纸上,而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也出现的时候,它一定会变成另外一种特别奇异的花朵。”刘震云认为,有了互联网,文学的门槛突然降得特别低,谁都可以进行文学和艺术创造。过去有人说,文学的读者越来越少。但是互联网出现了,它的读者会越来越多。

传统作家和网络作家这样的叫法是不科学的,比较科学的区分是一本一次写成的书和一本分几百次写成的书之间的区别。网络文学最大的特点是每天都在连载,把每天的新创作发出来,但这种创作方式并不只是网络文学才有的。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张恨水先生的小说在申报连载,也是每天在发。这样的连载小说,特别适用于盗墓、爱情、武侠题材,因为它是情节小说。

苏童:网络也应生产“慢文字”

苏童认为,纸上的作品,也可能生产得特别快,而网络也可以有“慢文字”。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哪种更属于快餐阅读,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作者的写作诉求。

“很多时代会质疑作者的身份,我认为不必拘泥于这个话题,更重要的是虚构会不会死。任何时代,人类的精神永远有空间腾出一部分做一些不那么实用的事情。”苏童说,我们被认定为所谓的传统作家或者网络作家,都是抱着虚构做一些事情,一定意义上,价值是一样的。对一个作家来说,更重要的是写作态度和诉求。

蒋子丹:曾经踏入过陌生领地

蒋子丹曾以长篇小说《囚界无边》,一脚踏入网络文学的陌生领地。她认为,网络写作的语感和书面写作的不同之处,首先就是语言口语化的强制性。网上写作会觉得时时有一些读者就隐身在自己周围,听你讲故事,并随时都可能与你交谈。这个语境要求你不能自说自话,不能用文绉绉的书卷语,非得生动形象不可。

蒋子丹说,读书界总爱把所谓传统小说和网络小说分而论之,其实没有必要,也不太合理。以她自身的体验,“传统写作”与“网络写作”之间,差别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大。

责任编辑:萧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