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索阿译诗集译作被指抄袭 译者辩称是"参考"

来源: 深圳晚报  作者: 崔华林
佩索阿译诗集译作被指抄袭 译者辩称是

[导读]被称为葡萄牙天才诗人的费尔南多·佩索阿生前寂寥,他在世时一定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在中国出版界火了起来,并且是以这样一种方式。

点击进入下一页

记者 崔华林

被称为葡萄牙天才诗人的费尔南多·佩索阿生前寂寥,他在世时一定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在中国出版界火了起来,并且是以这样一种方式。

2013年7月1日,北京大学西语系教师闵雪飞在网上发表文章《诗歌永远向纯洁的心灵开放——论严重的“借鉴”》,指出作者韦白在其刚出版的佩索阿译诗集《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佩索阿诗选》一书,序言部分句子和译诗《斜雨》组诗抄袭了她和杨铁军早期发表的相关评注和译诗。

事情很快发酵,7月2日,韦白的两封公开信出现在网络,他在文中向闵雪飞和杨铁军表示歉意,承认“确实在前言中引用了一句话,而没有加引号”。至于《斜雨》一诗,韦白“个人认为是参考而不是抄袭”。7月3日,该书的出版方世纪文景发表声明,“该书涉嫌侵权行为,即日起停止发货”。

1

  100多行的组诗

  “11处不同”

闵雪飞表示,7月1日看到这本书时“非常愤怒”。继而上网发文指出,韦白书中存在两处严重的“借鉴”。一处是序言中对佩索阿的评价,引用了自己2011年6月在网络上发表的文章,且这句话已经在今年5月《上海文化》杂志上的文章中发过,但韦白在序言中未有任何形式的加注说明。

另一处严重“借鉴”则让闵雪飞更气愤。她表示,书中收录的《斜雨》组诗,其翻译几乎跟自己和杨铁军当年共同翻译出来的一样,“除了个别字眼儿,整体上,比如结构、语言完全‘借鉴’杨译”。闵雪飞此前在受访时介绍,《斜雨》共有六首,当时自己参照葡文原文,杨铁军参照英文译文,两人共同交流完成。有网友做出两个译本对比图显示,一百多行的诗句里,仅有“11处不同”。

闵雪飞认为,如果说两个译本先后如此相同是巧合,则是“绝对不存在”的。理由是:这组诗任何英文底本都译得很差;其次杨铁军在翻译这首诗时在中文上有所发挥,就算自己直接从葡文直译,也不可能和他译得一模一样。

从译本上,闵雪飞也很疑惑,《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一书在版权页上注明该书的翻译底本是Richard Zenith翻译的《斜雨》,但韦译文中却出现了底本未收录的诗歌,版权问题也存疑,成为该书“借鉴”的证据之一。

  2

  韦白表示“是参考而非抄袭”

《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一书的策划编辑管鲲鹏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闵雪飞的文章发出后,7月2日凌晨,他曾受韦白委托代其转发了文章。韦白在文中承认,自己在序言中确实引用了闵雪飞的话,且《斜雨》组诗的翻译确实参考了杨铁军的译本。他解释之所以这么做,是“由于那首作品我比较喜欢,而杨铁军又在网上说这首作品的英译有很多问题,故借鉴得多一点。”

在韦白看来,这种做法“是对读者负责,希望这本书中的错误尽量少一些”。尽管很多网友对他的这一说法并不买账,但韦白在当天稍晚另发表的《我的道歉书》一文中强调,这两处没有标注清楚确实不对,应该向闵雪飞和杨铁军表示歉意,愿意为此次事件承担责任。但他坚持认为,是参考而非抄袭。

7月4日上午,韦白又在网络上发表《我卷入抄袭事件的来龙去脉》一文,除了承认借鉴并致歉外,再次表明自己的观点,全书中仅有一处涉嫌抄袭,是否构成侵权,还有待商榷。

  3

  出版社停止发货

7月3日,《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一书的出版方世纪文景,在网络上发出声明,内容包括“《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佩索阿诗选》(韦白译)涉嫌对杨铁军、闵雪飞译作《斜雨》组诗等内容存在著作权侵权行为。作为该书出版方,世纪文景决定即日起对该出版物停止发货。”此外,声明中同时表示,由于编辑出版过程中的失察而给广大读者及杨铁军、闵雪飞等作译者造成的纷扰深表歉意。

世纪文景的这一声明,在闵雪飞看来“已经让我免除了抄袭您的嫌疑,我的目的已经达到。此后对这件事再不评价。”至于“停止发货”这一决定,韦白表示,“接受这个结果”。

记者注意到,世纪文景在豆瓣网络发表声明的同时,给这本书打了一星——这也是自7月1日事件发生以来,大多数网友对该书的打分,而在这之前,网友大都对该书给出了五星评价。有意思的是,在世纪文景发表发布声明之前,闵雪飞在当天稍早时发文表示,自己并非有意向去领导一场“一星运动”,“请各位打一星的豆友,在购买书籍认真阅读之后,调整打的分数”。此外,闵雪飞提到,在此事上,自己赞成诗人王家新的看法:“韦白这次的确有行为失当之处,但他依旧是一位有贡献的诗歌译者。”

值得一提的是,该书的策划编辑管鲲鹏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特别提到,在闵雪飞7月1日发文后,自己在不确切清楚了解事件情形时,冲动之下说过一些不合适的话,特地向闵雪飞、杨铁军以及关注此次事件的读者们表示歉意。

责任编辑:启辰